欢迎来到〖华人书香网〗,请 登录注册新用户,服务全球华人、传播书香文化:阅读让生活更精彩!
手机触屏版 精品推送 收藏本站 设为主页
英雄无敌之极品领主第1部分阅读
标签:技能作者:熏香如风阅读权限:匿名用户本章字数:16106阅读币:0添加书签〗〖TXT下载〗〖手机版
英雄无敌之极品领主
作者:熏香如风
第一卷 内测隐龙
第一章变态的幸运值
  “唰!”白光一闪,吴忧出生在了《英雄无敌之领主争霸》的网络游戏中。
  吴忧也算是网游的老鸟了。老鸟进入游戏的第一件事就是先要搞清自己目前的状况。所以吴忧先是低头看了看一身粗糙的布衣,又扫了眼除了一个圣堂城堡的微缩模型之外,空荡荡的包裹,然后唤出属性仔细的研究了一遍之后,这才抬眼看看四周的环境。
  与进入游戏时拥挤的等待相比,眼前的这个出生地却出奇的空旷和安静。吴忧缓缓地打量了一遍这个小小的自然村落,又点开了地图,发现地图上除了几个类似NPC的蓝点之外,竟然只有自己一个玩家!
  不是幸运账号,没有初始奖励,甚至是最便宜的头盔,但是为什么自己会被传送到这个空无一人的自然村里?
  渐渐的,当眼前的景象在吴忧的大脑中连成一张完整的画面的时候,吴忧惊奇的发现自己所处的这个村庄竟然是地下城!
  一个人族圣堂玩家竟然出生在黑暗精灵聚集的地下城?问题明显大条了。难怪自己原地发愣半天了,竟然没有再看见一个人降生。因为正在内测的《领主》还没有开启黑暗精灵这个种族!
  问题是为什么自己会降临在地下城?这个问题很值得研究一下。
  吴忧暗自回忆着自己在英雄大厅的表现。接待的美女NPC就是让他选择了一下种族,相貌,然后让他扔了3次骰子。这个细节吴忧观察的很仔细,骰子是9面骰,标有1——9,9个点数。显然每一个点数代表的数值将与自己的一项属性有关。不过看了‘战斗属性’中的人物属性中没有显示的三项,吴忧立刻推翻了原先的想法。阵营绝对不是骰子来决定的,这个与以后吴忧所加入的势力直接相关,不可能用摇骰子得方法决定,所以排除。天赋是人物建立之初系统随即赋予的,而且与人物的发展方向息息相关,也不是骰子能够决定的,所以可以排除。那么剩下的就是幸运了。
  3次摇骰子都是为了幸运这个隐藏属性?谁知道呢,也许是取三次平均值也不一定。不过吴忧接着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貌似自己第一次投的是个1点,第二次投的是个9点,第三次骰子转的时间太长,等了好久,直到最后进入游戏倒计时也没有停下……
  莫非,原因就在这里?
  “第一次是1、第二次9、第三次没有点……”吴忧喃喃的说道,“没有点,其实也可以认为是任意点……”
  “我靠!”吴忧猛然大叫一声,那岂不是说自己的幸运是1——9中的任意一点?也就是说自己的幸运是无时无刻都在变化中的!
  “不是吧?老大,也太BT了吧?!”想着自己的幸运像自己买的股票一样,每一秒都在蹦跶,吴忧立刻觉得自己的心脏也随着那跳动的数字不受控制的上下震荡起来。
《领主》官网刚开,吴忧就整天爬在上面,没事瞎琢磨,灌水灌久了,还真摸出点门道来。所有我们的吴老鸟当然知道‘幸运’这个属性对于英雄的重要。就论坛上现在比较认同的猜测:幸运关系到攻击力,宝物的获取,这两项最为重要的环节。
  比如说吧,吴忧的攻击力是1—100,那么幸运高的话,战斗中很容易打出幸运一击,也就是所谓的暴击,要是不走运的话,估计每次攻击也就是‘一条’的多。宝物获取更没有悬念,英雄无敌最大的亮点之一就是把模拟经营和角色探险结合了起来,没有幸运去开宝箱?这赔率,估计跟买七星彩差不多了。
  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这就是因为自己BT的幸运,被分配到这里的原因?
  吴忧重重的点了点头,一定是这个原因了。
  回过神来,吴忧才感觉到自己长时间的站立带来的后遗症,那就是已经发麻的双腿。吴忧拍了拍麻木的双腿,抬眼看了看四周,冲着路边一个倒卧的木酒桶走过去。
  ‘所有的初始点数都是1,没有升级,这幅身体还真是弱啊,稍微站立一会,双腿就感觉有点麻木了。’坐在酒桶上吴忧拍着发麻的双腿,一边感叹,一边仔细的研究起人物面板来。
  点开人物属性,看到两个扉页。一个扉页顶端的按钮上用花体字写着‘战斗属性’。另一个按钮上是‘战役属性。’
  点开‘战斗属性’,里面的内容是吴忧比较熟悉的。
  人物属性:
  姓名:吴忧
  职业:冒险者(平民)
  力量:1
  敏捷:1
  体质:1
  精神:1
  智慧:1
  幸运:———
  天赋:———
  阵营:———
  生命:5
  魔力:5
  攻击:(物理攻击1—1/魔法攻击1—1)
  防御:(物理防御0—0/魔法防御0—0)
  然后还有一个技能栏,底下是大片的空白。
  剩余点数:0
  战斗经验:0
  战斗等级:1
  吴忧想走骑士路线,所以很快决定了点数的分配。骑士嘛,主要要的就是攻击和防御,而且以后基本上是兵团作战,自己卷胳膊PK的机会估计可能性很少,所以,以后的奖励点数二一添作五,各分配给了力量和体质就OK了。
  其实吴忧还有很多的东西没有搞明白,例如为什么物理防御和魔法防御都是0—0,但是吴忧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想。既来之则安之。好好享受游戏才是真的。
  点开‘战役属性’这里就简单的多了:
  部队:———
  士气:———
  忠诚:———
  这里也有一个技能栏,底下依然是大片的空白。
  技能点数:0
  战役经验:0
  战役等级:0
  综合评定:———
  所谓战役属性也就是英雄带领部队作战时的属性。属于团体属性。因为现在吴忧手底下的部队数为零,所以战役属性中的栏目没有显示数字也就合乎情理了。
  搞清楚这一切,吴忧迅速的进入了角色。‘偌大的村子就我一个人,那岂不是所有的任务都紧我接?’BT有BT的优势,至少抢怪的人都死绝了吧?
  想到这里,乐天的吴忧心情立刻好了起来。拉出村落地图,看着几个蓝色的标记,最终还是选定了从这里的顶级BOSS开始英雄无敌的历程。
  收起地图,吴忧直奔村子广场旁边的村长家。
  “笃笃笃!”整理下行装,重重的呼了口气,吴忧轻轻的扣响了那扇老旧的木门……
第二章变态的任务
  “笃笃笃!”吴忧轻轻的扣响了老旧的房门。
  ……
  就当吴忧忍耐到极限的瞬间,木门咯吱一声打开了。缓缓张开的门缝中,伸出一张树皮般满是褶子的老脸。
第1页结束
第2页开始
  “冒险者?”老村长飞快的打量了一下一身麻衣的吴忧,开口问道。
  “是的,村长阁下……”吴忧刚要弯腰行礼,一只枯爪诡异的伸到了吴忧的鼻子下面。
  “唔……”看着长长的挠着鼻尖的植物纤维,吴忧一愣。貌似是一张纸啊。
  “这里是你现在能够接受的任务,拿着!”说着,老树皮一把将这张毛茸茸的废纸塞进吴忧的怀里。
  还没等吴忧反应过来,枯爪诡异的消失在门后。“砰!”的一声,将吴忧关在了门外。
  ……
  ‘我靠!这个效率也太快了吧!日,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快枪手’。吴忧愤愤地诅咒着。老是盯着满是圈圈的木门也不是个事,这里的一切都太过诡异,闯荡江湖多年的吴忧决定还是先遁走的好……
  “收集10个骷髅头、采集10分荧光草、打扫村头茅厕、修剪路旁灌木树、给老鲁头送饭、替老酒鬼挖煤……”坐在村子中央的水井旁,吴忧努力的扒开纸片上长长的纤维,仔细的阅读着这份任务纪录。
  “都是些什么垃圾任务,把老子当长工呢!”吴忧扯着嗓子冲着老村长的房门狂吠起来。大喊了一气,貌似除了自己遥远的回声,古老的村落依然寂静无声。吴忧不禁打了个寒颤,诡异,太诡异了!
  原本地下城就没有阳光,照明的光源一般都是来自一些发光的晶石,或者是绿光蘑菇这样的光源植物,所以光线相当的阴暗。村子里即使是点了几盏墨法灯,也不甚亮。所以,喊了一阵子,倒是吴忧自己先胆怯起来。
  出村?吴忧看着村口栅栏旁那盏被无尽的黑暗紧紧包围着的灯火,暗自吞了口口水,还是算了吧。先把村子摸熟再说吧。
  打定主意,吴忧立刻行动起来。感觉村子应该建立在一个高坡上,因为村口的灯光照耀下的小道明显有一个下沉的弧度。沿着坡顶团团而建的房子倒是有那么几间。看了眼任务纪录,吴忧决定先从店小二做起。首先接下了送饭的任务。
  “叮!玩家吴忧接受了给老鲁头送饭的任务,任务完成目标:未知,任务等级评定:未知,时间不限。”
  “……”啊!吴忧看着一阵火光,从纸片上消失,转移到自己任务纪录中的这个任务,直翻白眼。
  “任务提示:先去奥丽芙大婶家接受送饭的委托。”
  ‘镇静!镇静!’走在通往奥丽芙大婶家的小路上,吴忧正不停的安慰着自己。虽然看起来任务很BT,但是越是BT的任务,那么完成他的奖励也越BT。没有等级?说明要依完成的情况来定;没有目标,也就是说能达到什么目标就是什么目标;至于没有时间嘛,干!老子想什么时候甩手不干,就甩手不干。
  奥丽芙大婶的家在最靠近北边的栅旁。房门敞开着,吴忧伸头一看,别说,大厅的摆设还真是酒馆的风格。只不过,现在是一个人影都没有。
  “奥丽芙大婶!奥丽芙大婶!”吴忧走进酒馆,立刻大声地嚷嚷起来。
  “来了,来了!”咚咚咚,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二楼的楼梯上冲下了一个胖胖的半身人。
  “冒险者?!”显然奥丽芙大婶没有注意到吴忧一身质量不高的麻衣,一脸喜悦的半身人正激动的看着吴忧的双眼。
  “唔,是的。”被叮得一阵头皮发麻的准肥羊期期艾艾的回应道。
  “哈哈哈,好,好极了!多少龙纪了?上一次有冒险者光临……”当一脸狂喜的半身人职业性的瞟了一眼吴忧的衣装之后,滔滔不绝的言语顿时嘎然而止。
  半身人的表情迅速的降温,可怜的吴忧随即从准肥羊一路狂跌,变成了废纸一打的垃圾股。
  “新来的?”奥丽芙大婶绷紧了大盘脸,淡淡的说道。
  “是的。”吴忧小声地应道。
  “来打工的?”奥丽芙大婶皱了皱眉头。
  “是……”
  “哼!会些什么?”猜的没错,奥丽芙大婶冷冷的哼了一声。
  “什么都不会……”吴忧暗自抹汗。
  “什么都不会,来老娘这里做甚?难不成还想吃老娘的软饭不成?”奥丽芙大婶大声地喝斥道。
  吴忧顿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老子吃你的软饭?还不如去猪圈和母猪打场友谊波!”
  “小子,来找死的吧!”奥丽芙大婶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蹭亮的杀猪刀,愤怒的目光立刻又将吴忧升级为准肥羊,真正的肥羊……
  “老子来接任务来了!”吴忧扬了扬手中的长毛纸,底气十足的喊道。
  “任务?老娘多少个龙纪没有开张了,有个屁的任务给你!”伸过来的刀锋狠狠地鄙视着说谎的男人。
  “靠!我可是从村长那里亲手接过来的哦!”吴忧故意在村长两个字上咬了咬音。
  “村长?”奥丽芙大婶乍一听,猛然一愣。
  吴忧看着半身人吃瘪的神情,甚是得意,接着便将送饭的任务跟奥丽芙大婶详细的说明了一下。
  “咣当!”奥丽芙大婶手中的杀猪刀无力的跌落在地板上,剧烈喘息着的半身人扑通一声跪在吴忧的面前,满眼泪花的扑在一脸疑惑的男人身上,嚎啕大哭。
  “哇哇哇……”那响亮的哭嚎,简直可以直逼女巫的惊魂嚎叫(howlofterror)。
  ‘不是真的看上老子了吧。’吴忧一脸的汗水。
  还好,情感过于流露的半身人大婶并没有哭多久,就在吴忧手忙脚乱之际,‘嗖’的一声,光速般的站了起来。
  二话不说,拽着吴忧奔进了厨房……
第三章变态的垂死老头
  一周之后,吴忧快要疯掉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一周之前的奥丽芙大婶会激动地跪在他的面前,后来又令人费解的答应吴忧如此多的例如免费吃住、按时付工钱诸如此类的霸王条款。能让铁公鸡拔出一毛的原因就只有一个——那个老头太BT。
  吴忧原本以为送饭这种小差事对于他这种胸含大智慧的人来说绝对是小菜一碟。但是当他屁颠屁颠得推开老鲁头那扇风雨飘摇的木门的时候,微笑的嘴角立刻变成了o型。真是……太BT了!
  吴忧眼前这间破旧的木屋内除了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盏昏暗的台灯,一无所有。当然还要除了一个将骷髅般的身体埋进一桌子厚厚的废纸堆内的身穿长袍的老人。
  “沙沙沙……”一阵轻轻的鹅毛笔划过纸张的声音随即冲进吴忧的脑海。“呼!”原来还活着啊,吴忧缓缓的合上嘴巴,暗自松了口气。踏入房门的瞬间,吴忧突然感觉脚底一软,差点跌了个正着,赶紧调整好身形,护住了手中的托盘。
  吴忧低头一看,顿时一阵暗自咂舌。原来脚底下踩着的依然是厚厚的一层废纸。“开饭喽!”吴忧高喊一声,拖着盘子走到老人的身侧,看了眼满满当当的一桌子废纸,一阵摇头。无奈只好小心的抹去半张桌子的纸屑,将手中的托盘放了下来。
  “吃饭了,老人家。”吴忧大声地喊道。
  ……老人依然将自己埋在废纸堆中,一边轻声的呢喃着,一边飞快的白纸上书写着。看来并没有听见吴忧的呼唤。
  “吃饭了,老鲁头!!!”吴忧趴着瘦的皮包骨头的老人耳边大声的吼道。
  ……“沙沙沙沙……”回答他的只有那充满节奏的书写声。
  “我倒!”正当吴忧准备霸王硬上弓的时候,老鲁头却猛然停笔,端起旁边的食物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晕!”老人旁若无人的将饭吃完,然后招呼也不打,一头埋进纸堆,继续工作起来。
  “……”被直接无视的吴忧一阵恼怒,怎么说也应该表示一个谢意吧。在老人的身边愣了一会,感觉到乏味的吴忧缓缓的退了出来,随手带上了房门。
  “搞什么飞机啊!这是我玩游戏,还是游戏玩我?”吴忧仰天长叹。一个变态的村子,一群变态的疯子,除了自己一个正常人,一个鬼影子都没有!老子不干了,大不了自杀重新来过!
  趴在半身人大婶二楼的客房里,吴忧恨的直咬牙。不过等气消了,吴忧又开始琢磨起来。游戏嘛,肯定是用来玩滴。主脑不可能淫荡的搞一群这么变态的人聚在一起,就是为了整蛊玩家。所以这里面一定有内涵。
  ‘一定有内涵’吴忧暗自点头。想通这一切,吴忧又开始埋怨自己来了,怎么如此的失败,进入老鲁头的房间之后,貌似没有一点的发现啊。
  ‘很不转业啊!’临睡前,吴忧如是的想到。
  第二天饭时。地下城的居民吃饭一般都叫‘饭时’,这点吴忧能够理解,毕竟黑漆麻乌的地下城很难分辨清晨、中午还有夜晚。
  准时敲开老鲁头的房门,吴忧笔直的冲向木桌之后的老鲁头。抬手将桌子上堆积的废纸抹去,接着将托盘重重的放在桌边。托盘上就是一碗普通的燕麦粥,旁边放了把汤匙。
  这次吴忧没有在喊老头吃饭,就是这么抱胸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果然,不久,老鲁头就自己拿起了汤匙,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吴忧暗自点头,时间刚刚好。借着老鲁头吃饭的时间,吴忧开始打量起这间普普通通的小木屋起来。不过看了一气,吴忧决定放弃。就是一间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木屋,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房间上没有发现,吴忧又把目光聚焦在吃完饭之后,卖力的书写起来的老鲁头身上。这一仔细看,还真发现了问题。
第2页结束
第3页开始
  那就是貌似老鲁头的鹅毛笔根本就没有墨汁!我靠!吴忧重重的翻了个白眼,装出一幅高深莫测的样子,原来是在画亡灵符啊!日啊,吴忧再一次动摇了。
  昨天晚上下线的时候,吴忧逛了回论坛,这才是游戏啊!看着一个个玩家在各种美轮美奂的场景中奔驰,什么旅游的、泡妞的、杀怪的、探险的,应有尽有。我靠,还有几个极度幸运的家伙找到了几块风水宝地,已经释放了包裹中那个系统唯一赠送的礼物,‘微型城堡’,开始建城了!
  那个口水啊,那个羡慕啊,想想自己的遭遇,那个眼泪啊……再想到那个无时无刻不在蹦跶的幸运值,眼泪哇哇的啊……
  不过,韧性其强的吴忧也就是想想而已,回到自己的房间,吴忧又开始琢磨起来,貌似今天去老鲁头家还是没有发现啊。
  ‘很不专业啊……’吴忧下线的时候如是想到。
  时间就在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转眼游戏的第一周过去了,系提示这一周是小鬼的活跃周,野外或者城堡内的小鬼会翻倍。不过,这一切都与我们的主角没有关系。吴忧依然兢兢业业的从事着送饭这一光荣的跑堂职业。
  不过,你还别说,时间久了,吴忧还真的发现点门道来。每天胖大婶会准时的把老鲁头的饭食准备好,吴忧准时的送过去,老鲁头准时的开饭,而且铁定吃一个沙漏时。接着就开始玩命的书写起来。
  吴忧很好奇,继续观察又发现出一些门道来。胖大婶每次盛的饭一准是满满当当的一大勺,换成老鲁头的小勺正好是25勺。
  有一次实在是好奇心作祟的吴忧悄悄地加了小半勺,结果老鲁头吃完第25勺之后,正下意识的盛起第26勺的时候,突然鬼叫一声,抬手甩掉了汤匙,一手抱着头,一手抓过鹅毛笔疯狂的画起了亡灵符。表情十分的痛苦。
  飞快的画完了一张白纸之后,那种痛苦的表情才渐渐的从老人的脸上消失。吴忧吓傻了!不是因为老人脸上的表情,而是老人那声痛苦的大叫!
  因为吴忧感觉一股浓重的令人窒息的杀戮血腥之气扑面而来,顿时将我们的1级小菜鸟吓得一亡灵出世,二亡灵升天。
  吴忧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屁滚尿流的逃出木屋的……
第四章变态的大发现
  从此一后,我们的小菜鸟再也不敢玩花样了,兢兢业业的从事着跑堂儿这份伟大而光荣的事业。
  随着时间的推移,吴忧发现自己的双眼渐渐的适应了地下城如影随形的黑暗。不再是看什么都乌漆麻黑的一片,远方一些淡淡的岩石的轮廓,山脚下一个零星的发着荧光的蘑菇,还有一些结成一片的晶石,都进入了吴忧的视线。这让吴忧很是兴奋了几天。看着毛绒绒的手纸上记录的任务,吴忧很想尝试着出去寻几个骷髅头回来……不过想着眼前的活计,吴忧还是乖乖的放弃了这个让他跃跃欲试的想法。
  不是害怕,而是因为一个大大的发现,关于这个神秘的老鲁头。
  一天送完饭后,闲来无事的吴忧随意的捡起身边一张亡灵符,漫不经心的瞟了一眼,貌似老人写的是日记,吴忧耐着性子读完,除了断断续续的能看懂几个单词之外,实在是连不成句子。这种亡灵文实在是让他痛苦。就在他摇头放弃的时候,突然看见脚底下的发黄的纸张下面透着朦胧的黑色。吴忧好奇的扒拉扒拉,终于在几层空白的纸张下面,找到了大量有墨迹的纸张。
  这个发现顿时让他来了兴趣,随手拿起一张污迹较少的纸张用心的读了起来。
  “7龙纪,1015年,远征军终于渡过了‘迷雾沼泽’,来到了‘龙骨山脉’,这座巨龙们的地下埋骨之地……”
  “靠!”看完这张纸之后,吴忧不屑的撇了撇嘴角,‘这个老疯子!’暗中骂了一句。“2队民兵(Conscript),干掉了2只岩浆龙(MagmaDragon)?这跟本是不可能……”话还没有说完,手中被他看了一遍的日记上的文字一阵金光闪过,将记录中的战斗场景放电影般重新展现在吴忧的面前。
  果然,一身重甲的骑士仅仅只有2队共20人的民兵!战场的对面也的的确确是两只浑身冒火的岩浆龙!这是……看着2队民兵迅速的散开,各就各位的瞬间,一阵强光由英雄的宝剑挥出,沐浴在民兵的身上。战斗开始了!
  英雄宝剑再次挥出,这次魔法的目标是两只岩浆龙,看着奔跑中的一只龙兽猛然一顿的身体,吴忧知道那一定是延迟大法(Slow)。接着接连的光芒落在两只龙兽的头顶。渐渐的两只龙拉开了距离,首先赶到战场的被多种负面魔法诅咒的龙兽,在与民兵接触的瞬间,让观看电影的吴忧重重的扑了个街!民兵那看起来并不是很锋利的长矛竟然深深的扎进了浑身浴火的岩浆龙的身体!
  弱点攻击!吴忧当然想起了这个可以多次施放,直到把目标的防御降低到0的BT的黑暗魔法。
  在长矛捅进岩浆龙身体的瞬间,无数‘—10’血红的符号接连冒出龙兽的头顶。也就是说民兵的这20把叉子,让岩浆龙一次性的扣血200点!而可怜的岩浆龙一共也只有280点的血量。而插了岩浆龙一叉子的民兵们那更可怜的6点血量在经受了岩浆龙护体技能:岩浆盾(Magma失eld)的反噬后,也已经见底了。不过见不见底也都没有关系了,暴怒的岩浆龙一口火热的火焰龙息在叉子插入身体的瞬间,猛然飚出!
  不过,就在吴忧替这些英勇的民兵担忧的时候,岩浆龙一声悲惨的长嚎,倒在了地上。就这么挂了?吴忧瞪大了眼睛。火焰散尽,岩浆龙身的身边倒下了一地的尸体,而他的身身上不多不少的插着8根长矛。
  就在吴忧暗自计算的时候,天空中一束强光射下,一个大天使出现在战场之上,而此时那只落后的岩浆龙才刚刚跑到同伴倒下的地方。
  随着大天使撒落的圣水,20个复活民兵立刻将手里的叉子捅向了身前的龙兽。又是重复刚才的战斗画面。不过这一次,没等岩浆龙喷射火焰龙息,当头一道闪电瞬时将它劈倒在地。
  完胜!20民兵VS2只岩浆龙,竟然是完胜!
  Movie在英勇举剑欢呼的瞬间消失了。还沉浸其中的吴忧兴奋的脑海中正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刚才的战斗画面。
  “民兵:攻击:1、防御:1、伤害:1—2、生命:6。英雄首先用弱点攻击废掉了岩浆龙40点的防御,然后获得攻击加乘的民兵才能一次捅掉岩浆龙10点的血量。民兵1点的防御忽略不计,40%伤害反射的岩浆盾应该可以烧掉民兵4点的血量。这也就是为什么第二次伤害反射的时候,只剩下2点血量的民兵全部挂掉了。而因为阵型的因素,岩浆龙第一次龙息喷射并没有杀死所有的民兵,刚好还剩下8个。所以第二次的攻击,8个民兵正好要了只剩下80点血的岩浆龙的命。”
  “而天空中飞过的天使一定是圣堂骑士的特技:‘守护天使’。这个技能可以让英雄在战场上的部队全灭之后,复活战场上一组战斗力最强的部队。显然只能复活民兵。剩下的就很容易理解了,最后一下解决战斗的魔法攻击应该是:霹雳闪电。”
  “最后,20个民兵在硬抗了4点血的岩浆盾之后,安然无恙。”
  大致想通这一切之后,吴忧不由得为英雄惊人的大局控制和精细的计算暗自竖起了大拇指。
  其实吴忧也只是粗略的计算了一下。中间有好多的细节,他并没有想到。比如英雄法放了几个魔法,一共耗魔多少,为什么岩浆龙一口龙息喷出之后,诡异的还剩下不多不少刚好可以送它下地狱的8个民兵……(特技:“守护天使”并不消耗魔法值。)
  不过这些都不是吴忧现在所考虑的问题。
  因为有了这个重大的发现,吴忧的生活顿时如同他的名字一般丰富起来。
第五章英雄回忆录
  接连看完几场火爆的战争片,吴忧惬意的伸了个懒腰。顺手将纸片塞进了怀里,拍拍屁股站起来,冲着越看越顺眼的老人走去。当然,正在奋笔疾书的老人家还是一样的臭屁,根本就无视吴忧的存在,不过,吴忧也不甚在意,他走向老人的目的当然是为了端盘子。
  吹着口哨回到胖大婶的酒馆,关上门,从床底下拉出一个大大的木箱子。木箱里面是一本本厚厚的用藤蔓穿订成册的老人的回忆录。回忆录前面的扉页上标有不同的年份,最早的一本扉页上标注的年限是:七龙纪717年。吴忧将怀里的数十张浸满了墨汁的老人的日记掏了出来,小心的按照开头纪年的顺序排成了一摞,挑出与纸张上标注的纪年相同的回忆录,小心的解开装订的绳索按照英雄的经历插入其间,然后再小心翼翼的重新装订好。
  做完了所有的工作,吴忧一头大汗的看着一箱子沉甸甸的回忆录,满心的欣喜。这可都是满满一地的废纸整理出来的啊!
  ‘一开始,我们的母亲亚莎从宇宙之卵的一片混沌中创造了星辰……’
  ‘……七龙纪717年,当第三次月蚀出现的时候,有一小队的魔鬼利用这短暂的月蚀期,悄悄地潜入了世界。他们的目的是寻找到龙骑士团隐藏的要塞,并发动了一场血腥的神秘战争。这些无耻的魔鬼还给这次行动加上去一个冠冕堂皇的名字——猎龙行动。当时我还很年轻,刚成为龙骑士不久,那场战斗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战斗。卑鄙的偷袭让我们损失惨重,虽然龙骑士团最终取得了胜利,但是很久很久之后,每当我回想起那些倒在血泊中的战友,我都不禁怒火中烧。我想应该是他们一直在激励着我与魔鬼们勇敢的战斗下去……’
  ‘……七龙纪951年,当第五次月蚀出现的时候,我们失去了亚历克斯·格里芬陛下(AlexGriffin),怎么说呢,在我的印相中,亚历克斯一直是个愚蠢而勇敢的‘傻瓜’。呵呵,这个家伙既像一位父亲,有时又像一个孩子。就是因为这种不成熟的思想,让他最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当我赶到地狱城——谢尔戈的时候,他已经倒在了卡贝勒斯的屠刀下,无奈,我只能收集起他残破的灵魂片断,将它封存在狮鹫之心中……’
  ‘七龙纪969年,第六次月蚀在所有人都不曾预见的情况下爆发了。可怜的亚历克斯并未完成他与美丽的伊莎贝尔的婚礼……’
  吴忧一本一本的翻看着老人的纪录。因为是老人口述的缘故,所以笔记中从未出现过老人的名字,不过吴忧却能从老人激荡起伏的战斗历程中感受到老人年轻时的强大。别的先不说,就是那跨越近300年的经历,也够小菜鸟暗自咂舌的了。
  不过,今天吴忧却发现了一处笔记中明显的漏洞。貌似951就挂掉的亚历克斯皇帝怎么一眨眼又出现在了969年的婚礼大典上?
  难道他也穿越了?想想这里可是游戏,不会主脑连体材都分不清吧。
  于是吴忧抱起这两本书直奔老鲁头的小木屋。
  “老鲁头!老鲁头!”也不管老人理不理他,吴忧将两本书大咧咧的放在老人的面前,指着这两处明显的BUG,滔滔不绝的说道。
  渐渐的,老人涣散的目光终于聚集在被大大的划了两个圈的地方。看到老人思考的神态,吴忧感觉一身的成就感。小样,瞧不起我?
  终于,老人托着下巴想了一会,抬手用那枝不下水的笔在亚历克斯几个字上面反复的涂了几遍,发现并没有改变,突然蹦出了几个音节:“尼科莱(Nicolai)。”
  吴忧一脸的震惊,你是在跟我说话?
  “N、i、c、o、l、a、i——尼科莱。”老人还怕我不知道,又拼了一遍尼科莱的字母拼写。
  “尼科莱?”我尝试着与老人交流了一句。
  “是的,尼科莱!亚历克斯的儿子。”这次老人说的比较流利,估计是好久没有开口跟人说话的缘故,刚说尼科莱的时候,那沙哑变调的音节吓了吴忧一大跳。
  “哦!”吴忧恍然大悟,这才说的通,结婚的不是老子,而是儿子。
  “我说老鲁头,你也好好写,知道以为是穿越,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子复活跟儿子抢女人呢!”
  “扒灰公?”老鲁头一句话差点让吴忧将隔夜饭给喷了出来。“哈哈哈……”不愧是中国人开发的游戏,内涵很深啊。
  “嘿嘿……老鲁头,你看这样多好,平时你写啊写的,人都搞成这幅鬼样子,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
  老鲁头微笑着冲吴忧点了点头,又开始了他的奋笔疾书。
  “哎……”看到老鲁头再次进入了那种天人合一的玄妙境界,吴忧也失去了继续说下去的兴趣。不过,有了初一,一定就有十五。
  渐渐的,随着吴忧对笔记越来越深厚的理解,无数前后矛盾,甚至是时间完全颠倒的事件纷纷被他的火眼金睛给揪了出来,又在与老鲁头不断深入的交流中给完美的纠正了过来。
  于是从一开始老英雄自顾自的奋笔疾书,再到后来不时的与吴忧讨论,发展到和吴忧合作撰写。一老一少在不断的交流中越发的默契。吴忧很享受这样每天都很充实的日子。虽然自己的等级依然是大大的1级。但是,这些对吴忧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甚至吴忧每天在线的时间从原来的8小时一路飙升到16小时,但是即使是这样他依然乐此不疲。
  • 您的大名:
  • 10085705535100
  • 评论内容:*
    (字数要求:
    10<内容<500)
  • 验证码:
  •  
 我们一直致力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和谐、文明、免注册的便捷互动平台,但并不代表【华人书香网】赞同网友的立场和观点!
猜您还喜欢的小说电子书
s
Copyright © 2013-2016 《华人书香网》版权所有,无线广告商务合作请联系Email:hrsxw@hotmail.com
作为服务全球华人的免费阅读网络平台,本站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小说免费阅读TXT电子书下载服务!
本站拒绝非法不良作品,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hrsxw@hotmail.com
百度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