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华人书香网〗,请 登录注册新用户,服务全球华人、传播书香文化:阅读让生活更精彩!
手机触屏版 精品推送 收藏本站 设为主页
重生之嫡女记事第1部分阅读
标签:重生作者:未知阅读权限:匿名用户本章字数:12649阅读币:0添加书签〗〖TXT下载〗〖手机版
《重生之嫡女记事》作者:云一一【完结】
  第一章
  凉平十二年八月,凉国,岳城,莫园。
  “生了生了……”伴随着钱妈妈的大喊,婴儿的啼哭声划破黑夜的寂静。
  “可是八公子?”莫园老太太满脸期盼,问着匆匆打开门跑出来报喜的钱妈妈。
  面色带上些微窘迫,钱妈妈呐呐开口:“启禀老太太,不是八公子,是八姑娘。”
  老太太闻言一愣,瞟了一眼身旁的三姑娘和四姑娘,冷哼道:“又是个丫头。”
  三姑娘莫绮韵,莫园二嫡女,凉平八年冬月生,现年四岁。小小的人儿脸上一片冷然,紧紧的抓着嫡亲妹妹莫绮袖的手。
  四姑娘莫绮袖,莫园三嫡女,凉平十年九月生,现年两岁。懵懂无邪的眼神望着钱妈妈,不满的嘟囔:“弟弟,要。”
  “要弟弟?那也要你们母亲的肚子生的出来。”对于刚出生的莫园四嫡女,老太太看都没看一眼,带着一众人转身离去。
  彼时,二姨娘王氏的屋里,一岁半的五公子莫络言正安安静静的坐在床上撕着书玩。五姨娘李氏则柔声哄着头年腊月出生的七姑娘莫绮雾入睡。
  听闻正房又生了一个女儿,怀胎八月的四姨娘孙氏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搂着头年五月生的六公子莫络泊,笑的开怀。这都连生三个女儿了,还生的下去吗?
  正房主母的屋内,老婆子和丫鬟们都被打发了下去。除了躺在床上歇息的黄氏,唯有王妈妈轻抱着刚出生的八姑娘站在一旁。
  “王妈妈,把八姑娘给我。”黄氏强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语气是少有的平静。
  听到黄氏的话,王妈妈犹豫了。太太是极想生一位公子的,谁知又是一位姑娘。二姨娘和四姨娘都是头胎得子,太太已经是第三胎了。昨日太太还说,若是这回再生个女儿,就是活活掐死也不要白白养着。
  “王妈妈。”黄氏语气加重,态度强硬,愤怒的看着一动也不动的王妈妈。
  王妈妈顿了一下,终是将怀中的八姑娘递了过去。
  黄氏那细长葱白的手指勾画完怀中八姑娘的额头,绕过尚未睁开的眼,沿着玲珑的鼻子,点至小巧的嘴巴。一寸一寸的往下移,最后停在了极为脆弱的颈脖处。
  王妈妈的心随着那只手的下移慢慢的提起,到达嗓子眼的那一刻,万分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黄氏的手狠狠的掐住了八姑娘的细脖,面容狰狞,死命的用力。
  “太太,万万不可啊!”王妈妈扑过去抓住黄氏的手,试图避免眼前这场亲娘弑女的人伦惨剧。
  听到屋内的声响,钱妈妈连忙冲了进来。一片混乱中,钱妈妈从黄氏手中抢下了奄奄一息的八姑娘。
  “太太,您这是干嘛呢?”将八姑娘交给惊慌失措的王妈妈,钱妈妈按住黄氏又准备伸过来的手。
  “死了就一了百了。”迷乱的眼神,茫然的表情,黄氏颓废的坐在床上。老爷的原配齐氏,当年头胎得子,先是顺利为莫园生下嫡长子,后来又生下嫡长女,可谓风光无限。现今的莫园里,除了五姨娘只生了一个七姑娘,二姨娘和四姨娘都是一举得子,自鸣得意。偏偏她这个继室,一个接着一个,连生了三个,可却全部是女儿。
  凉国风俗,原配往生一年后可续弦。莫园上一位主母齐氏,凉平二年过门,凉平三年生嫡长子,凉平五年生嫡长女。若不是齐氏于凉平六年初病世,自然也不会有凉平七年秋进门的黄氏。有齐氏在前面做表率,黄氏这位继室显然弱上许多。先不提老太太的嫌弃,就是莫园家主亦开始日渐疏远黄氏。黄氏本想靠这一胎生子进而扬眉吐气,没想到终究还是一片枉然。
  “太太,您怎么就这么糊涂呢?老太太守在外面听到报喜后才走的。八姑娘怎可在您的房里出事?就是老太太不在意这个孙女,咱们也不能自己将把柄送到四姨娘手上不是?老爷过两日就回来了,到时候四姨娘再胡乱一编排,您在老爷面前不是更站不住脚了?别人怎么说怎么看,那都是别人的事。咱们管不住,也不需管。眼下咱们千万不能自乱阵脚,绝不能让有心人钻了空子才是重中之重啊!”知道太太生了女儿心中不舒坦。可真要掐死八姑娘,那就是无法弥补的罪过了。
  钱妈妈话说的很快,完全不给黄氏插嘴的机会。沙沙的嗓音透着无尽的深意。
  好在黄氏真的听进去了,回过神缓缓点头:“对,绝不能让孙氏抓住把柄。”
  听到这句话,钱妈妈暗暗松了一口气,给王妈妈使了一个眼色。
  王妈妈立刻会意的将差点被太太掐死的八姑娘抱出了房。
  黄氏看着八姑娘被抱走,无力的躺回床上,默然流泪。
  凉平十七年冬,凉国,岳城,莫园。
  入冬以后的莫园特别的宁静,也特别的冷寂。园子里原本随处可见的繁花朵朵,此刻只剩下少数几个枝头上零星点缀着的红色小花。都说寒冬腊月,梅花傲风迎雪,却不知备受冷落的人是否也可逆境求生,挣扎出这偌大的深宅内院。
  “八姑娘,您怎么在外头站着?还不快快进屋,小心冻着了。”王妈妈一推开门就看见身子单薄的莫绮琉站在门外独自沉思,急忙招呼道。
  “王妈妈,小八是来给母亲请安的。不知母亲可已起身?”莫绮琉的规矩十分的好。跟太太身旁的红人王妈妈说话,既不会谦卑,也不会太过失礼。
  “起了起了,八姑娘可真是有孝心。整个园子里头,您可是头位来请安的。这一大清早的,也不知在外面等了多久……”王妈妈絮絮叨叨的将莫绮琉引进屋。
  莫绮琉没有插嘴,只是静静的听着,脸上没有一丝的不耐。
  绕过百凤争鸣的七彩屏风,走进烧着地龙的内屋,暖意顿时扑面而来。莫绮琉有些麻木的冰凉身子渐渐舒缓,手脚也慢慢回温。
  屋内,黄氏身着橘红锦缎窄袄,水绿碎花棉裙,雍懒的斜躺在榻上悠然茗茶。
  “小八给母亲请安。”虽说是亲娘,两人却实在不亲。莫绮琉丝毫不敢懈怠,福身行礼。
  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厌恶,黄氏身子未动,兀自揭开杯盖,小抿一口滚烫的热茶后,方道:“起吧!”
  “母亲,女儿来给您请安啦!”银铃般的娇俏声音响起,四姑娘的粉色衣衫晃过刚刚起身的莫绮琉的眼。
  “哎呦哎呦,慢点慢点。母亲手中端的可是热茶,小心烫着了。”放下手中的茶杯,黄氏慈爱的搂过小跑着扑过来的四姑娘,温声轻斥。
  “母亲可舍不得烫着女儿。”不以为意,嘟着嘴撒娇。
  “就你爱撒娇。”笑意迷漫眼底,黄氏拿手指点点四姑娘的额头。
  四姑娘不再说话,只是咯咯的笑。
  “太太,三姑娘来了。”循着王妈妈的声音望过去,三姑娘冷着脸走了进来。
  “给母亲请安。”一如脸上的冷淡,三姑娘的声音也是冷冷的。
  看着毫不热络的三姑娘,黄氏没有任何不满,拍拍身旁的位置喊道:“三丫头,过来坐。”
  视若无睹黄氏冲她招着的手,三姑娘走至一旁的椅子坐下。挺直的脊背,端庄的姿势,无不透露着主人的好教养。
  “三姐真是无趣。”四姑娘撇撇嘴,小声嘀咕。
  对着三姑娘赞许的点点头,黄氏丝毫不介意她的冷漠。随后,无奈却饱含宠溺的望着四姑娘:“你要是有你三姐的半分规矩,母亲就放心了。”
  四姑娘吐吐舌头,继续窝在黄氏的怀里撒娇。
  黄氏也不斥责,温柔的抚摸着四姑娘的头发,享受着母女之间的温情。
  莫绮琉低眉顺眼,恭敬的退至一旁站定。明明是亲娘和亲姐姐,眼前的温情于她却只是奢望。
  随着外面噪杂的脚步声,黄氏脸上的笑意褪下,随之而来的是高高在上的疏离。
  四姑娘识相的自黄氏怀里退了出来,乖乖走到三姑娘身旁坐下。
  先走进来的是二姨娘和四公子。四公子现年六岁,虎头虎脑的模样甚是可爱。
  接着是牵着七姑娘的五姨娘。七姑娘随了五姨娘的容貌,小小年纪就是个美人坯子。一对充满灵气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煞是迷人。
  最后是四姨娘带着六公子和九姑娘莫绮月。六公子是四姨娘的心头肉,整日护的紧紧的。莫绮月,凉平十二年十月生,只比莫绮琉小两个月。圆圆的脸,胖胖的身子,相对莫绮琉的瘦弱可谓福相毕现。
  向黄氏请过安后,众人没有马上离去,而是一致坐了下来,静侯嫡长女莫绮衣的到来。
  第二章
  “给太太请安。”嫡长女走进来的时候,屋内一片寂静。上好的湖蓝色云缎短袄,领口和袖边都绣着金丝。肩披雪白小斗篷,下着青玉长绫裙。神情倨傲,慢步轻挪。
  “瞧这天冷的,倒是冻着二姑娘了。”黄氏面色柔和,关切的望着嫡长女。
  “劳太太惦记。”嫡长女手托精致小暖炉,艳丽的面容露出浅笑,尖尖的下巴微微抬起。
  “大公子可有信回来?”只当没看见嫡长女的傲慢,黄氏转移话头。
  嫡长女的浅笑霎那间变大,情绪高扬了许多:“是。哥哥说下月便可归家。”
第1页结束
第2页开始
  “那敢情好。王妈妈,仔细着给大公子的院里送去够份的银炭。大公子在上京念书辛苦了,回到家来可千万要好生侍候。”黄氏轻拍一下手,叮嘱王妈妈。
  “太太放心,老奴定将此事办妥。”王妈妈就笑着应下了。
  看着黄氏的做派,嫡长女点点头:“那就有劳王妈妈了。”
  “应该的,应该的。”听到嫡长女的话,王妈妈诚惶诚恐的回道。
  黄氏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嫡长女从未将她这个主母放在眼里。每日请安落后几步,行礼随意敷衍,说话爱搭不理,态度高高在上……就是二姨娘、四姨娘和五姨娘,一直拖着不走,何尝不是等着看她这个当家主母的笑话?嫡长女也从来不会让她们这些人失望,愣是端着谁都看不上的架子让她这个主母难堪。就拿这银炭之事,明明是她开的口,嫡长女感激的却是王妈妈。偏偏她还说不得嫡长女半点不好,否则老太太定会不依不饶,闹得她的日子更加难过。黄氏越想越不满,不悦之色甚至移在了脸上。
  “太太这的安请完了,老太太那还等着在。绮衣先行离开,众位慢坐。”只当没看见黄氏脸上的不悦,嫡长女说完便转过身,留下一个绝然离去的背影。
  莫园老太太信佛,喜静。头两年,老太太说是不喜打扰,免了众人每日清早的请安。当然,除了嫡长子和嫡长女。自嫡长子莫洛庭年前去上京念书后,嫡长女更是时常往老太太那跑。众人羡慕有之,嫉妒有之,却毫无法子。谁让老太太只稀罕嫡长子和嫡长女呢!
  黄氏脸上的不悦更显。张张嘴想要训斥两句,终是没有发出声。一时的口舌之快,换来的只会是老太太的冷眼。十年了,若是再不长记性,她这个主母真是白当了。
  “哎呀,八姑娘怎么穿的这么单薄?若是不嫌弃,四姨娘刚为你九妹做的桃红小袄就送与八姑娘了。”嫡长女离去,再无好戏可看的四姨娘眼珠一转,定在了莫绮琉的身上。
  莫绮琉原本正眼观鼻鼻观心,缩小自己的存在隐在一旁,谁料还是被四姨娘抓住了发难的噱头。心中泛起莫可言状的无奈,等着又一次因她而起的明争暗斗。
  “还真是。这么冷的天,可怜见的。八姑娘待会和五姨娘一起走吧!你七姐的衣服虽说不多,可也能任八姑娘挑上一两件的。”五姨娘不甘落后,拿着手帕捂住嘴笑道。
  黄氏愣住,随即看向莫绮琉,皱皱眉头。
  事不关己的二姨娘静坐一边,温和的眼神看着身旁的五公子,一言不发。
  “多谢四姨娘、五姨娘关怀。小八早上出门急,一时不察穿的少了。待会回去就添上衣服。”莫绮琉也不想把自己弄的这般可怜,实在是去年的短袄已经太小穿不下。若是穿出来,只会更加的惹人眼。
  碰了软钉子,五姨娘不再多言,只是看向四姨娘。
  不负五姨娘所望,四姨娘没有就此作罢:“八姑娘大意,身边的丫头们是怎么侍候的?一定要好好教教规矩。这万一把八姑娘冻出个好歹来,怎么和老太太和老爷交待?太太,您说可是这个理?”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四姨娘的眼神瞟向了黄氏。丫头们自是不敢让八姑娘冻着,没有穿定是因为没得穿。至于为何没得穿,那就得问身为亲娘的太太了。
  黄氏的脸上闪过一丝狼狈。她一向不关心莫绮琉的日常起居,何曾会想到为其添置新衣?就是想到了,也不愿理会。一想到平日里四姨娘靠着六公子在她面前耀武扬威,她就更加痛恨为何不是八公子,只是个八姑娘。还有老太太,还有老爷,都因为八姑娘更加的不待见她。身为当家主母,她所受的委屈都是莫绮琉的出生带来的。每当看到莫绮琉,她就无法自抑的恨。这种恨成年累月,越积越深。时至今日,早已刻入骨底,深入骨髓。拔不掉,也剔不除。
  “小八今年的新衣刚赶制好,一起送到我屋里去了。晚点小八去我那取走便是。”看母亲脸色狼狈,三姑娘接过话头。
  四姑娘则是狠狠的瞪了一眼莫绮琉。
  莫绮琉觉得她很无辜。又不是她不想穿衣服,实在是穿了反而更会引来四姨娘的挑衅。届时还不定黄氏会被编排成什么样子呢!
  “要真如三姑娘这般说才好。八姑娘可不比咱们房里的九姑娘,也不是五姨娘房里的七姑娘。正正经经的莫园四嫡女,若是连件御寒的衣服都要庶女姐妹接济,那可真真让人笑话了。”四姨娘语气高亢,颇有一番占得上风的得意。
  “多谢四姨娘关心。小八是莫园的姑娘,不管是不是嫡女,母亲都会一碗水端平的。”三姑娘的脸色一贯的冷,话里也听不出任何喜怒。
  “八姑娘,四姨娘多嘴了。你可千万别见怪才是。”听着三姑娘的话说的滴水不漏,四姨娘将话头转到莫绮琉身上。
  感觉到众人的视线又回到她的身上,莫绮琉心下万般无奈:“多想四姨娘费心。”
  莫绮琉没有丝毫怨怼,万般不配合。四姨娘接不下去话,只得暂且作罢。
  黄氏的脸色稍霁,松了口气。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莫园嫡女没有过冬的新衣,可以说她这个做母亲的节俭,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愿铺张;也可说她这个做母亲的疏忽,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管不顾。两相比较,老太太和老爷自会更加倾向后一种说法。若是八姑娘再哭闹上一番,她的颜面可就尽失了。关键时刻,还是三姑娘靠得住。想到这,黄氏给三姑娘投去赞许的眼神。
  三姑娘视而不见黄氏的赞许,瞥了一眼举止无异的莫绮琉。这场戏只要莫绮琉稍加配合,四姨娘就会唱到老太太面前。到了那时,莫绮琉怎么说也能一吐怨气。倒没想到莫绮琉会放弃唾手可得的机会,站在了她们这一边。因为太小,所以不懂吗?也是,毕竟只有五岁。
  如果莫绮琉真的只有五岁,或许她会不懂。带着前世的记忆重生在莫园四嫡女的身上,莫绮琉不可能不懂。莫绮琉不会忘记刚出生便差点被亲娘掐死的窒息感,正如她时刻不忘在心中真诚的告诫后面的妹妹们不要再出世一般。只是这告诫不但吓住了妹妹们,似乎也惊呆了后面的弟弟们,黄氏真的再无所出……
  莫绮琉知道眼下是一个良机,但是这个良机换不来她想要的。闹到老太太那,她确实会得到几件新衣。可是,随之而来的将会是黄氏更大的怨恨和不喜。莫绮琉不会天真的以为只要她哭上一哭,便能讨得老太太的半分怜惜。莫园一众孩子,除了嫡长子和嫡长女,其他孩子没有一个能入得老太太的眼。
  嫡长女有老太太做靠山,又有嫡长子做后盾,身后还有一个权大势大的齐家照拂。就算对黄氏不敬,黄氏也不敢说嫡长女一个字的不是。而她这个四嫡女,只要一日身处莫园,就必须小心翼翼的看着黄氏的脸色过活。这样的她,拿什么筹码去跟四姨娘联手对付黄氏?四姨娘想借她给黄氏难堪,何尝不是把她当棋子?弃棋无用,她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所以,她只能熬。熬出头了,日子也就好过了。没有熬出头之前,沉默就好。
  接着,众人起身告退。和来时完全相反,先走出门的是四姨娘和六公子及九姑娘,接着是五姨娘和七姑娘,最后才是二姨娘和五公子。
  莫绮琉也想走,却被三姑娘给叫住了。疑惑的看向三姑娘,莫绮琉心中想的是三姑娘刚刚提到的新衣。就算不是新衣,三姑娘的旧衣也无妨。只要能过冬,她不介意穿别人穿剩的旧衣。
  “母亲,小八的新衣,让人加紧赶制吧!”当着莫绮琉的面,三姑娘对黄氏说道。没有征询,只是陈述。这种话柄落人口实一次就够了,否则再多的理由也搪塞不过去。
  黄氏轻叹一声,对王妈妈点点头。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再多的不情愿也只能放在心底。
  “干嘛给她做新衣?她又不是弟弟。”再也忍不住,四姑娘叫嚷道。
  “闭嘴。”三姑娘一个冷喝,将四姑娘接下来的叫嚷吓了回去,“小八,四妹有口无心,你别介意。”
  “不会。”莫绮琉摇摇头。又不是第一次听到四姑娘这般说,她早已习以为常。反正四姑娘再叫,她这个妹妹也不可能变成弟弟。
  第三章
  随后,三姑娘将莫绮琉带到自己的院子,亲自挑了两件莫绮琉可以穿的小袄送给了莫绮琉。
  抱着小袄,莫绮琉感激的笑笑。三姐虽然不如四姐那般情绪外露,却也着实不喜欢她这个妹妹。莫绮琉向来有自知自明,没做停留,直接离开。
  望着莫绮琉的背影离开视线,三姑娘轻叹:“若真是一个弟弟……”后面的话搁在心里没有说出口。可惜不是弟弟,总归不是弟弟。若真是一个弟弟,母亲这个主母不会被四姨娘压的抬不起头。若真是一个弟弟,老太太不会对母亲不满,父亲也不会对母亲冷淡。若真是一个弟弟,以后她和五妹出嫁后,娘家还有一个兄弟撑着,绝不会在夫家被人小瞧了去。若真是一个弟弟……
  莫绮琉一路小跑回到自己的小院。一进门便见青芸、紫芸两姐妹面色焦急的等在门口。
  按照规矩,莫园嫡女身边该有两个妈妈,两个粗使婆子,四个丫头。分给莫绮琉时,莫绮琉只有两岁。黄氏说八姑娘还小,用不着这么多人伺候,便只给了一个妈妈,一个粗使婆子,两个丫头。这是庶女的待遇,可黄氏是莫绮琉的生母。亲娘都这样说了,其他人自是无权质疑。
  四姨娘曾在老太太面前装作无意的提过这事,老太太只回了一句九姑娘的待遇似乎过了。于是,九姑娘身边的四个丫头调了两个去老太太的屋里。那次以后,四姨娘再也不敢说这事。
  莫绮琉的屋里,除了青芸紫芸两姐妹,就是赵妈妈和吴妈妈了。赵妈妈管内务,吴妈妈干些粗活。莫绮琉很好伺候,从不刁难下人。三年下来,几人相处的还算融洽,或多或少也生出了些许感情。
  “好姑娘,您总算是回来了。有没有冻着?快披上。”见莫绮琉跑进屋,青芸连忙把拿在手中的棉袄披到莫绮琉的身上。棉袄是她前几年的旧袄,虽然旧,好歹能御寒。本想改小点给八姑娘就着穿,无奈料子太差,实在穿不出门。赵妈妈也说不能改,这般大小八姑娘还能多披几年。她们院子每年得来的布料本就不多,八姑娘穿不了的小袄又不能擅动,怕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单单四姨娘那,就整日盯着八姑娘的错,想借此给太太难堪。太太本就厌弃八姑娘,若是再招事,她们院子定会更不好过。
  “不怕,三姐姐刚刚送了两件小袄。”扬扬手中的小包袱,莫绮琉轻道。
  “三姑娘倒是好心。”青芸的脸色有些僵。若是有心,怎会现在才送?怕是又被四姨娘挑起事端,才不得不做做样子罢了。年年都是如此,四姨娘不嫌烦,太太那也不觉得厌,唯独苦了八姑娘。
  “赵妈妈打听过了,钱妈妈今日出门采购。晚些时候咱们屋里应该也会有一份衣料,单单给姑娘另做一件便是。”接过莫绮琉手中的两件小袄,紫芸摸着那上好的锦缎说道。
  “不用。太太已经吩咐王妈妈为我赶制新衣,衣料还是留着备用。”青芸和紫芸是双子姐妹,现年十三岁。能找到的只有十岁以后的旧袄,再之前的小袄早已合成大袄。她们的袄相对只有五岁的莫绮琉来说,自是很大。裹着青芸的旧袄,莫绮琉的个头更显娇小。严严实实的大袄下露出小小的瓜子脸,越发的惹人怜爱。
  “也好。”紫芸点点头,抿着嘴压下差点脱口而出的埋怨。都说虎毒不食子,这亲娘如此待亲闺女的,太太还是她们见过的头一人。看看三姑娘和四姑娘,再瞄瞄自家八姑娘,除了叹气还是叹气。
  “跟了我这个不受宠的主子,你们两姐妹委屈了。”知道青芸和紫芸心中定是不满,莫绮琉顿了顿,说道。青芸和紫芸到她身边时,她才两岁。那时的她备受冷落,又是个沉默的性子,两姐妹明里暗里受了园子里其他下人不少的气。
  “姑娘这是什么话?我们有什么好委屈的?就是为您觉着委屈。”青芸的眼眶微微泛红。家里穷,养不起她们两姐妹,才想着拿她们换些银子。进了莫园,跟了八姑娘,总算有个落脚地。家里不再指望她们养活,她们已经很感恩了。
  “哭哭啼啼的,也不嫌晦气。不许哭!”紫芸瞪了青芸一眼,把手绢塞到青芸手里。
  “是是,不哭了。我去看看吴妈妈需不需要搭把手。”擦掉眼泪,青芸利落的转身出了门。她们院子去大厨房端饭,每次都是冷饭剩菜。大厨房的那些人极其势利,知道八姑娘不受宠,就老是为难她们。久了赵妈妈便去央钱妈妈讨了个方便,要来两个小炉子放在她们院子自己热。吴妈妈手艺好,又腆着脸去大厨房要了一些调料回来。再次热过后的饭菜反而更加的美味,倒是大厨房的那些手艺比不上的。
  “姑娘,下次别去那么早了。小手都冻坏了。”青芸出去后,紫芸脸上的镇定散去,满满的心疼。
  “没事。去晚了母亲会不高兴。”黄氏对她的恨得不到发泄,越发会抓她的小辫子。
  紫芸便不再说什么。今年的冬日特别的冷,这样下去八姑娘的手可就真的好不了了。好在三姑娘送的小袄可以挡几日,要是再能有个小暖炉就好了。又想到前几日无意间碰到嫡长女的富贵样,穿的那么严实还抱着小暖炉。若是给她家姑娘,该会多好。
  午饭时赵妈妈没有回来。知道赵妈妈定是出去和其他妈妈套近乎,莫绮琉心下暖暖的。莫园给她的温暖不多,实实在在的这几人她已心满意足。就是宣扬人人平等的二十一世纪,要想办事仍是必须处处求人。何论眼下的莫园?
  赵妈妈回来时脸上堆满了笑。她守了大半日,终是等回了满载而归的钱妈妈。说尽好话,陪着笑脸,居然为八姑娘讨得了一个小暖炉。钱妈妈说其他东西都是登记在册的,不能随便给。这个小暖炉是买东西时临时起意硬找店家另外要的。私下送了也就送了,不要张扬便是。钱妈妈还小声透露,这回的东西不少,八姑娘那一份定然不会少。
  “多谢妈妈。”捧着手中的暖炉,莫绮琉在心中默默记下这份恩情。总有一日,她会加倍还给她们的。
  “姑娘跟老婆子客气什么?”赵妈妈笑道。跟了不受宠的八姑娘起先确实有些不甘,相处下来有了感情也就没那般计较了。这么可爱的八姑娘,总会苦尽甘来的。
  赵妈妈的消息没有错。第二日,莫绮琉便迎来了送东西的人。分给莫绮琉的东西算不得多,一匹云缎,一匹上好布料,一小桶木炭,一小篮瓜果,一食盒点心。
  莫绮琉的份例不多,该赏还是必须要赏。送东西来的几位妈妈并着几个丫头掂掂手中的几文钱,撇撇嘴,不屑的离开。青芸愤愤的想追上去说两句却被紫芸拉住了。有些气,她们置不得。
  “妈妈,您看这云缎?”别的莫绮琉倒没多想。只是这云缎,怎么也不该送到她屋里来。莫不是送错了?
第2页结束
第3页开始
  赵妈妈也是诧异万分。莫园买的东西不会差,嫡女再不受宠,身上的布料也不能是次的。这上好的布料下人们不敢克扣不足为奇。倒是这云缎,似乎有些深意。
  “打开看看。”莫绮琉怎么想怎么觉得古怪。云缎是岳城的特色绸缎,在整个凉国都是赫赫有名。莫园不缺云缎,可她的屋里从没出现过云缎。
  于是青芸和紫芸走上前,小心翼翼的将云缎摊了开来。
  “果然。”看着云缎里层沾上的大片大片污迹,莫绮琉顿时了然。
  “定是那些婆子不小心弄污了这云缎又不敢上报,只得顶了您的名号将此事了结。以太太待您的态度,就是闹到太太那,她们也敢反咬一口说是您自己弄脏的。”赵妈妈咬牙切齿。这云缎不比其他东西,既然登记在册说是送到了她们院子,她们就不能藏私,只得穿出去。可这污了大片的云缎,再怎么遮也遮不掉。就算做成衣服,八姑娘穿出去也会丢人。说不定还会被有心人说成是不满太太,才会不珍惜太太的赏赐。这个暗亏,她们要是吞下就未免太大了。
  “岂有此理,简直是欺人太甚。奴婢这就找她们理论去。”青芸当即准备出门。柿子都捡软的捏。主子的事轮不到她来说,可她忍不下那些人有样学样,不把她家八姑娘放在眼里。
  “站住。”莫绮琉叫住青芸,“把云缎照原样收好。”
  “姑娘?”拉过青芸,紫芸有些莫名。这云缎污成这样,收好也无用。
  莫绮琉高深莫测的笑笑:“山人自有妙计。”
  心下疑惑,赵妈妈三人将云缎折回原样,转头看向莫绮琉。
  “赵妈妈,麻烦您将剩下的东西收好。青芸、紫芸,抬上云缎,跟我走。”莫绮琉自榻上跳下,穿着三姑娘昨日送的小袄出了门。
  青芸和紫芸四眼相对,茫然一片。也不说话,抬起云缎跟在莫绮琉身后出了门。
  看着三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赵妈妈忽然就放下了心。八姑娘从不惹事,会出手定是胸有成足。这位小小的莫园四嫡女,沉默的性子,淡然的眼神,心里有数着呢!
  第四章
  “你来干什么?”恶狠狠的瞪着莫绮琉,四姑娘不耐烦的问道。
  “四姐,小八得了云缎。”指指放在桌上的云缎,莫绮琉畏畏缩缩的说道。
  “得了就得了呗!怎么?想来我这炫耀?”四姑娘不缺好东西,也看不上这点东西。
  “不是不是。小八人小,不需要穿云缎。想着云缎这般美丽,最适合四姐,就想着拿来送与四姐。”莫绮琉连连摆手,急声解释。
  见莫绮琉受到惊吓般的没出息样,四姑娘更是厌恶:“送就送,干嘛这副见不得人的样子?真是没用!”
  莫绮琉就低下头,两只小手绞着衣角不说话。
  “行了行了。难得你有这份心,我收下了。”看在莫绮琉费力讨好她的份上,四姑娘的语气缓和了一些。
  莫绮琉惊喜的抬起头,羞涩的笑笑:“那小八就先回去了。”
  “等等。”四姑娘大力一拍桌子,望着莫绮琉身上的小袄嚷道,“听说三姐送了你小袄,我也要送。”
  被四姑娘拍桌子的声音吓着,莫绮琉还以为她看出了什么不对劲。听到四姑娘后面的话,悄悄松了口气,推辞道:“小八先谢过四姐。只是三姐送的小袄,加上正在赶制的新衣,小八今年已经够穿了。”
  “今年够了,明年呢?后年呢?我一定要送,你给我等着。”四姑娘想也没想,直接冲进了内屋。
  莫绮琉心下暗笑。四姑娘性子直,最不爱占别人便宜。将云缎送与四姑娘不过是想借四姑娘的手惩治一下那些婆子,倒没想到会得到四姑娘的回礼。要知道整个莫园,四姑娘最讨厌的就是她,能收下她的礼就很不错了。看来,三姑娘送衣的举动刺激到四姑娘高傲的自尊心了。
  “这两件你放着明年穿,这两件你收着后年穿。我都没穿过几次,还是很新的。”正在莫绮琉思绪飘远之际,四姑娘抱着四件小袄冲了出来。
  正如四姑娘所说,四件小袄都很新,丝毫看不出穿过的痕迹。这下莫绮琉真心笑了:“小八谢过四姐。”
  被莫绮琉的灿烂笑容看的呆住,四姑娘愣神好一会后才粗声粗气的回道:“行了,拿了衣服就快走。别在这碍眼。”
  莫绮琉也不计较,又对着四姑娘笑了一下,才伏身离去。她甚少在外人面前笑,四姑娘似乎被她吓住了。
  出了三姑娘的院子,青芸和紫芸伸手接过莫绮琉手中的衣服,细心拿好。心中的怨气转为因祸得福的喜气。一匹污了的云缎换回四件质地上乘且未怎么穿过的小袄,她们赚了。
  见到青芸紫芸手中的意外收获,赵妈妈满意的点点头。吩咐二人将衣服收好,转身将点心和水果端了出来。都是放不得的东西,还是早点吃进肚子了事。
  莫绮琉偏爱甜食,却甚少得到甜的点心。皱着眉头咽下两块点心后便再也吃不下去:“妈妈,剩下的点心你们吃了吧!”
  “那姑娘吃片橙。”没有多劝,赵妈妈递上一块已经切好的橙。嫡长女和四姑娘都是嗜爱甜食,所以府里的甜点一多半都送至了那两位的院子。剩下的也会分到其他院子,轮到她们院子的反而是和老太太一般的咸点。八姑娘再懂事也是个小孩子,哪有孩子不爱甜的?何况还是平日里想吃却吃不到的东西,不念着就不错了。
  莫绮琉也不推拒,接过橙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不是不想将口味调过来,实在是这么多年的习惯早已根深蒂固。咖啡要喝不加糖的,点心一定要吃甜腻腻的。冰火两重天的两极分化,这就是二十一世纪的莫绮琉。坚持自我,随心所欲。现在想来,却是奢望了。
  次日清早,莫绮琉照例第一个前往黄氏的院子。有了三姑娘的小袄,加上赵妈妈讨来的小暖炉,寒风中的等待不再那般难熬。
  “八姑娘。”不比王妈妈的随和,钱妈妈为人比较严肃,看上去不甚好说话。
  “钱妈妈。”莫绮琉有礼的点点头,摸着手中的小暖炉轻声道,“多谢。”
  八姑娘没有指明为何而谢,钱妈妈也没有将话挑明,只是让开路:“太太已经起了,八姑娘可以进去请安了。”
  莫绮琉便不再多说什么,迈起冻僵的脚向屋内走去。
  见着莫绮琉身上眼熟的小袄,黄氏皱皱眉,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似乎想说什么,最终仍是忍了下来。
  莫绮琉照常给黄氏请完安,安安静静的退至一旁站好。
  只当莫绮琉不存在,黄氏端起桌上的热茶,轻轻拨动杯盖,小口小口的抿着。
  “太太,二姑娘房里的丫头过来说,天寒,二姑娘的身子不适,就不过来请安了。”传这话时,王妈妈的语气甚是小心。
  刚进口的茶烫着舌头,黄氏恼怒的将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冷笑道:“这二姑娘的架子可是越来越大了。虽说已经许了人家,不需我这个当家主母的照拂,可未免也太放肆了,真当我不敢治她?”
  就知道太太会沉不住气,王妈妈在心中暗叹一口气,劝道:“太太,二姑娘身份不同,咱们还是不要与其置气来的妥当。”
  “不置气?是我想和她置气吗?是她太不把我这个主母放在眼里。”茶杯放在桌上,溅出少许热水撒在黄氏的手上,黄氏却丝毫不在乎。
  知道这个时候的太太不能惹,王妈妈也不上前为其擦拭,继续宽慰黄氏:“太太,二姑娘年岁小,不懂事,您……
  “年岁小?莫园的姑娘不知礼数可以拿年岁小说事吗?你倒不如说她娘死的早,欠缺管教……”黄氏越说越恨,竟然说起了已过世的原配齐氏。
  “太太!”刚走进来便听到不该说的话,钱妈妈一声高呼打断黄氏的话,“您再不高兴也不能拿那位说事啊!万一被旁人听了去传到老太太和老爷耳里,会是什么后果?就是被四姨娘知道了,您的日子也别想好过。”
  黄氏止了话,脸上尤带不忿,眼中却明显的带上了后怕。
  “太太,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您不是不知道,可怎么就管不住嘴呢?老太太不管事,老爷不在家,可也别忘了还有四姨娘在不是?以四姨娘和那位的关系,您以为单凭您是主母就能混过去的?二姑娘何种作为,自有老太太管教。您只要静待她出嫁便是,可千万别引火烧身。”钱妈妈的语气有些重,浓浓的告诫带着不敬却也隐藏着关心和忠诚。
  “妈妈,我错了。”犹如醍醐灌顶,黄氏脸上的愤怒散去,转为警觉。四姨娘是齐氏的表妹,说到底还是齐家的人,万万不能让她听到这些话。
  “好在房里也没外人,四姨娘不会知道,可千万别有下回了。”钱妈妈走上前为黄氏擦净手,低声道。
  下意识的望了一眼沉默不语的莫绮琉,黄氏的脸上浮现警惕。
  “太太,八姑娘是咱们房里的人。”眼神深了深,钱妈妈终是开口提醒道。
  黄氏心一突,随即一松。钱妈妈说的没错。再怎么不想承认,八姑娘确实是她们房里的人。既然是她们房里的人,自然偏着她,不会向着外人。想到这里,黄氏的表情淡定了下来:“王妈妈,八姑娘的新衣怎么还没送过来?”
  王妈妈愣住。不过两日功夫,哪可能这么快?心中如是想着,口中却不敢怠慢:“老奴已经催过绣坊了,不两日就能送过来。”
  “告诉绣坊,照着八姑娘的尺寸,来年春上的衣服也一并做上两套。”瞟了一眼有些诧异的莫绮琉,黄氏接着说道。
  说不诧异是不可能的,莫绮琉的表情如此外显却是为了让黄氏不起疑心。黄氏是被嫡长女气急了才会口不择言,可这些话绝不能让外人知道。大太太齐氏是莫园的禁忌,不能提不能说。不说嫡长子和嫡长女,就是四姨娘也是沾了齐氏的光才进的莫园,岂会善罢甘休?
  听说莫老爷当年能出人头地,将莫园从商家转为官家,脱不了齐家的提携。齐氏的爹爹是当今太师,德高望重,不知为何就相中了莫老爷这个进京赶考的学子,更是将齐家嫡女下嫁到了莫园。可以说,没有齐家,就没有现在的莫园。即便莫园现今早已羽翼颇丰,在岳城站稳脚步。可相比权大势大的齐家,莫园依旧不值一提。
  所以说,黄氏想要拿好处堵她的嘴不是没有缘由的。只要她一个不留意稍稍透露只言片语,黄氏的主母位置定然不能坐的那般安稳。莫绮琉心下千思百回,面上则是诧异、茫然,惊喜、感动……
  没有放过莫绮琉脸上的表情,黄氏满意的笑笑。不过五岁的孩子,随便一点好处就轻易拉拢了。
  细心的留意着八姑娘的表情,钱妈妈轻舒一口气。八姑娘果然不简单,至少瞒过了太太的眼。毕竟是嫡女,该送的人情不能漏。若是能收回自是最好,就算付诸流水也没什么损失。风水轮流转,谁能保证不受宠的八姑娘以后不会翻身?
  第五章
  对莫绮琉而言,得到来年春上的新衣乃一大
  • 您的大名:
  • 10085705535100
  • 评论内容:*
    (字数要求:
    10<内容<500)
  • 验证码:
  •  
 我们一直致力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和谐、文明、免注册的便捷互动平台,但并不代表【华人书香网】赞同网友的立场和观点!
猜您还喜欢的小说电子书
s
Copyright © 2013-2016 《华人书香网》版权所有,无线广告商务合作请联系Email:hrsxw@hotmail.com
作为服务全球华人的免费阅读网络平台,本站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小说免费阅读TXT电子书下载服务!
本站拒绝非法不良作品,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hrsxw@hotmail.com
百度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