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华人书香网〗,请 登录注册新用户,服务全球华人、传播书香文化:阅读让生活更精彩!
手机触屏版 精品推送 收藏本站 设为主页
东宫 匪我思存第7部分阅读
标签:公主作者:未知阅读权限:匿名用户本章字数:762阅读币:0添加书签〗〖TXT下载〗〖手机版
我觉得自己怪没出息的,所以有点讪讪地回过头瞧了他一眼。城楼上风很大,吹得他袍袖飘飘,他站得离我挺远的,城楼上灯光黯淡,我也瞧不见他脸上是什么神色。我对他说:“吹一支筚篥给我听吧。”
  阿渡将筚篥交给他,他慢慢地吹奏起来,就是我刚刚唱的那支曲子。
  我坐在城堞之上,跟着筚篥的声音哼哼:“一只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瞧着月亮。噫,原来它不是在瞧月亮,是在等放羊归来的姑娘……一只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晒着太阳……噫……原来它不是在晒太阳,是在等骑马路过的姑娘……一只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
  我知道,那只狐狸不是在等姑娘,它是想家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没有哼哼了,可是筚篥的乐声一直响在我身边。这种熟悉的曲调让我觉得安然而放松。即使城楼上这样冷,我的心底也有一丝暖意,那是西凉的声音,是西凉的气息,是这偌大繁华的上京城中,唯一我觉得亲切,觉得熟悉的东西。
  满天的云压得极低,泛着黄,月亮星星都瞧不见,只有风割在人脸上,生疼生疼。我觉得困了,打了个哈欠,靠在阿渡的身上。
  筚篥的声音渐渐浮起来,像是冬天的薄雾,渐渐地飘进我的梦里。
  我快要睡着了。
  就在这时候,脸上一凉,我抬起头。
  原来是下雪了,无数纷扬的雪花从无尽的苍穹缓缓落下,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息了,只有雪无声地下着,绵绵的,密密的。晶莹的雪花一朵朵,四散飞开,天像是破了一个窟窿,无穷无尽地往下面漏着雪。东一片,西一片,飞散着,被风吹得飘飘扬扬。
  城里的灯火也渐渐稀疏了,雪像一层厚重的白帘,渐渐笼罩起天地。
  裴照终于收起筚篥,原来他一直吹了这么久。一停下来,他就忍不住咳嗽了好一阵,定是吃了许多凉风,他也真是傻,我不叫停,就一直吹了这么久,也不怕伤肺。裴照勉力忍住咳嗽,对我说道:“下雪了,末将护送太子妃回去吧。”
  我看到他眼睫毛上有一朵绒绒的雪花,眨一眨眼,就化了。
  我任性地说:“我才不要回去。”
  太子妃……“不要叫我太子妃。”
  裴照并没有犹豫,仍旧语气恭敬:“是,娘娘。”
  我觉得十分烦恼,问:“你喜欢那个公主么?”
  裴照怔了怔,并没有说话。
  我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我估计你就不喜欢啦!没想到你也要被逼着娶一个不喜欢的人。唉,你们中原的男人真可怜。不过我也是五十步笑百步。即使李承鄞身为太子,都不能册立喜欢的人为太子妃,你呢,也和他惺惺相惜……”
  我的成语可能用得乱七八糟,所以裴照的脸色挺不自然,最后只淡淡地答了个“是”。
  我慷慨地说:“别烦恼了!我请你喝花酒好了!”
  裴照书又被呛到了,又是好一阵咳嗽。我大方地告诉他:“我在鸣玉坊有个相好哦!长得可漂亮啦!今天便宜你了!”
  太子妃……“别叫我太子妃!”我兴兴头头拉着他,“走走!跟我吃花酒去!”
  裴照显然没想到我是风月场中的常客,等看到我在鸣玉坊的派头时,简直把他给震到了。
  关键是王大娘一件了我就跟见活宝似的,眉开眼笑直迎上来,一把就扯住了我的袖子:“哎呀,梁公子来啦!楼上楼下的姑娘们,梁公子来啦!”
  关键是王大娘一件了我就跟见活宝似的,眉开眼笑直迎上来,一把就扯住了我的袖子:“哎呀,梁公子来啦!楼上楼下的姑娘们,梁公子来啦!”
  虽然王大娘浑身都是肉,可是她嗓门又尖又细又高又亮,这么呱啦一叫,整个鸣玉坊顿时轰轰烈烈,无数穿红着绿的莺莺燕燕从楼上楼下一涌而出:“梁公子来啦!梁公子怎么这么久没来?梁公子是忘了咱们吧……”
  我被她们簇拥而入,好不得意:“没有没有……今天路过……”
  哼!前天月娘还在说,梁公子,你要是再不来呀,咱们就把你存在这儿的那十五坛好酒,全都给挖出来喝了。“对呀,还有梅花下埋的那一坛雪,月娘还心心念念留着煎茶给你尝!”
  今天又下雪了,我们就拿这雪水来煮酒吧!“好啊好啊!”
  我被她们吵得头昏脑涨,问:“月娘呢?怎么不见她?”
  月娘啊,她病了!“我吃了一惊:”病了?“是啊!相思病!”
  相思病?“可不是。前天啊,有位贵客到这里来吃了一盏茶,听了一首曲,然后就走了,没想到月娘竟然害上了相思病。”
  什么人竟然能让月娘害相思病?“瞧着应该是读书人家的贵人,长的么,一表人才,谈吐不凡,气宇轩昂……”
  一听就没戏,我都听那些说书先生讲过多少次了,私定终身后花园的都是公子和小姐,没有公子和风尘女子。更何况这月娘乃是勾栏中的顶尖,教坊里的人精,败在她石榴裙下的公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她怎么会害相思病?
  我跟月娘是结义金兰,立刻便去楼上她房中看她。她果然还没睡,只是恹恹地靠在熏笼上,托着腮,望着桌上的一盏红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十五!“我换着她的小名。
  月娘瞧见是我,亦是无精打采:”你来啦?“我上下打量她:”你真害相思病了?“妹妹,你不知道,他真是神仙一般的人物!”
  你教过我,男人长得好看又不能当饭吃!“不仅一表人才,而且谈吐不凡……更难得的是,对我并无半分轻薄之意……”月娘痴痴地合掌作十,“上苍保佑,什么时候再让我见他一面……”
  他不会也是女扮男装吧?“我忍不住打断她,”当初你认出我是女人的时候,不就说过,我对你没有半分轻薄之意,所以你一言看出我其实是女人……“月娘压根儿不为我所动:”他怎么可能是女扮男装,看他的气度,便知道他是男人中的男人……唉……“我咬着耳朵告诉她:”我今天把裴照带来了!你不是一心想要报仇么?要不要对裴照施点美人计,让他替你报仇?他爹是骁骑大将军,他是金吾将军,听说裴家挺有权势的!“月娘黯然摇了摇头:”没有用。高于明权倾朝野,为相二十余载,门生遍布党羽众多,就算是裴家,也扳不倒他。而且我听说,高贵妃马上就要做皇后了。“”高贵妃就要做皇后了?“”是呀,坊间都传,陛下废黜张皇后,就是想让高贵妃做皇后。“我不能不承认,我这个太子妃混得太失败了,连皇后的热门人选都不晓得。我从前只见过高贵妃两次,都是去向皇后定省时偶尔遇见的,我努力地回想了半天,也只想起一个模糊的大概,没能想起她到底长什么样子。
  我说:”你要是能见到皇帝就好了,可以向他直述冤情。“月娘原来家里也是做官的,后来被高于明陷害,满门抄斩。那时候她不过六七岁,侥幸逃脱却被卖入勾栏为歌伎。这些年她一直心心念念想要报仇,她第一次将自己身世说给我听的时候,都哭了。我十分同情她,可惜总帮不到她。
  月娘幽幽地叹了口气:”哪怕见到皇上也没有用……唉……我倒不想见皇上……我……现在心里……只是……只不知几时能再见着那人……“月娘真的害了相思病,连全家的大仇都不惦记了,就惦记着那位公子哥。
  我下来拉裴照上楼,鸣玉坊中到处都生有火盆,暖洋洋的好不适宜。月娘乃是鸣玉坊的头牌花魁,一掀开她房前的帘子,暖香袭人。好几个人迎出来,将我们一直扯进去,裴照不习惯这样的场合,我便将那些美人都轰了出去,然后只留了月娘陪我们吃酒。
  闹腾这大半夜,我也饿了,鸣玉坊的厨子做得一手好菜,要不然我也不会总在这里来往。一来是与月娘甚是投契,二来就是因为他们这里的菜好。
  我饱饱地吃了一顿,把城楼上吹风受雪的那些不适全吃得忘光了。月娘抱着琵琶,懒懒地抚着弦,有一句没一句地唱:”生平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她的声音懒懒的,好像真的气若游戏,果然一副害了相思病的腔调。我看了一眼裴照:”你怎么不吃?“”公子请自便,我不饿。“我觉得他比之前有进步,起码不再一口一个末将。我拿着筷子指给他看:”这里的鱼脍是全上京最好吃的,是波斯香料调制的,一点儿也不腥,你不尝尝看?“我大力推荐鱼脍,他也就尝了尝。
  回宫的路上,裴照忽然问我:”适才的女子,是否是陈家的旧眷?“我一时没听懂,他又问了一遍:”刚刚那个弹琵琶的月娘,是不是本来姓陈?“我点了点头,趁机对他讲了月娘的家世,将她形容得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遥遥已经可看到东宫的高墙,裴照停下来,忽然对我说:”太子妃,末将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我顶讨厌人这样绕弯子了,于是说:”你就直说吧。“他却顿了顿,方才道:”太子妃天性纯良,东宫却是个是非之地。殿下身为储君,更是立场尴尬。末将以为,太子妃还是不要和月娘这样的人来往了……“我从来没觉得裴照这样地令人讨厌过,于是冷笑着道:”我知道你们都是皇亲国戚,瞧不起月娘这样的女子,可是叫我跟我的朋友不再来往,那可办不到!我才不像你们这样的势利眼,打量人家无权无势,就不和她交朋友。没错,月娘是个风尘女子,今天晚上真是腌臜了裴将军!请裴将军放心,以后我再不带你去那样的地方了,你安安心心做你的驸马爷吧!“大约我还从来没有这般尖刻地跟裴照干说过话,所以说过之后,好长时间他都没有出声。只听见马蹄踏在雪地上的声音,这里是坊间驰道,全都是丈二见方的青石铺成。雪还一直下着,地上积了薄薄一层雪,马儿一走一滑,行得极慢。
  一直行到东宫南墙之下,我都没有理会裴照。
  我不知道后来事情的变化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因为马上就要过新年,宫里有许多大典,今年又没有皇后,很多事情都落在我的身上,内外命妇还要朝觐、赐宴……虽然后宫由高贵妃暂时主持,可她毕竟只是贵妃。永娘告诉我说,许多人都瞧着元辰大典,猜测皇帝会不会让高贵妃主持。
  高贵妃会当皇后吗?”
  奴婢不敢妄言。“永娘很恭谨地对我说。我知道她不会随便在这种事上发表意见,她也告诉我:”太子妃也不要议论此事,这不是做人子媳该过问的。“我觉得我最近的烦恼很多,比关心谁当皇后要烦人多了。比如赵良娣最近克扣了绪宝林的用度,绪宝林虽然老实,但她手下的宫人却不是吃素的,吵闹起来,结果反倒被赵良娣的人下圈套,说她们偷支库房的东西,要逐她们出东宫。最后绪宝林到我面前来掉眼泪,我也没有办法,要我去看那些账本儿、管支度、操心主持那些事,可要了我的命了,我只得好好安抚了绪宝林,可是两个宫人还是被赶出了东宫,我只得让永娘重新挑两个人给绪宝林用。除了东宫里的这些琐事,更要紧的是太皇太后偶染风寒,她这一病不要紧,阖宫上下都紧紧揪着一颗心,毕竟是七十岁的老人了。原先我用不着每日晨昏定省,现在规矩也立下来了,每天都要到寿宁宫侍奉汤药。再比如李承鄞打马球的时候不小心扭了脚脖子,虽然走路并不碍事,可是他因为伤愈不久,又出了这样的事情,皇帝大怒,把他召去狠骂了一顿,结果回来之后赵良娣又不知道为什么触怒了他,他竟然打了赵良娣一巴掌,这下子可闹得不可开交了,赵良娣当下气得哭闹不已。众人好说歹说劝住了,李承鄞那脾气岂是好相与的,立时就拂袖而去,一连好几日都独宿在正殿中。
第1页结束
第2页开始
  永娘再三劝我去看李承鄞,我晓得她的意思,只是不理不睬。
  没想到我没去看李承鄞,他倒跑来我这里了。
  那天晚上下了一点儿小雪,天气太冷,殿里笼了熏笼,蒸得人昏昏欲睡。所以我早早就睡了,李承鄞突然就来了。
  他只带了名内官,要不是阿渡警醒,没准儿他上了床我都不知道。阿渡把我摇醒的时候,我正睡得香,我打着呵欠揉着惺忪的眼睛看着李承鄞,只觉得奇怪:”你来干什么?“睡觉!”他没好气,坐下来脚一伸,那内官替他脱了靴子,又要替他宽衣,他挥挥手,那内官就垂着手退出去了。阿渡一摇醒我,也早就不晓得溜到哪里去了。
  我又打了个哈欠,自顾自又睡死过去,要不是李承鄞拉被子,我都醒不过来。
  我迷迷糊糊把被子让了一半给他,他却贴上来,也不知道最后谁替他脱的衣服,他只穿了件薄绸的中衣。男人身上真热,暖和极了,跟火盆似的。尤其他胳膊一伸,正好垫在我颈窝里,然后反手搂住我,顺手就把我扒拉到他怀里。这样虽然很暖和,可是我觉得很不舒服,尤其睡了一会儿就忍不住:“别在我后脖子出气……”
  他没说话,继续亲我的后脖子,还像小狗一样咬我,我被咬得又痛又痒,忍不住推他:“别咬了,再咬我睡不着了。”他还是没说话,然后咬我耳朵,我最怕耳朵根痒痒了,一笑就笑得全身发软,他趁机把我衣带豆拉开了,我一急彻底醒过来了,“你干什么?”
  李承鄞狠狠啃了我一口,我突然明白他要干吗了,猛然一脚就踹开他:“啊!”
  这一下踹得他差点儿没仰面跌下床去,帐子全绞在他脸上,他半天才掀开裹在脸上的帐子,又气又急地瞪着我:“你怎么回事?”
  你要……那个……那个……去找赵良娣!“我才不要当赵良娣的替身呢,虽然我喜欢李承鄞,可不喜欢他对我做这种事情。
  李承鄞忽然轻笑了一声:”原来你是吃醋。“李承鄞忽然轻笑了一声:”原来你是吃醋。“”谁吃醋了?“我翻了个白眼,”你少在那里自作自受!“李承鄞终于忍不住纠正我:”是自作多情!“我说成语总是出错,不过他一纠正我就乐了:”你知道是自作多情就好!去找你的赵良娣,或者绪宝林,反正她们都巴望着你呢!“”你呢?你就不巴望我?“”我有喜欢的人啦!“我突然心里有点儿发酸,不过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而且我还偏要在他面前嘴硬,”我才不巴望你呢,你愿意找谁找谁去,哪怕再娶个十个八个什么良娣、宝林,我也不在乎。“李承鄞的脸色突然难看起来,以前我总在他面前说赵良娣,他的脸色也没有这般难看。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冷笑了一声:”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不就是裴照!“我张口结舌地瞧着他。
  ”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你可是有夫之妇。哦,我知道了,反正你们西凉民风败坏,不怕丢脸,成日溜出宫外跟裴照混在一起,竟然没有半分羞耻之心!“我可没想到他会知道我出宫的事,我更没想到他会知道我跟裴照一起吃酒的事,我恼羞成怒了:”你自己娶了一个女人又娶一个女人,我出宫逛逛,又没有做什么坏事,而且我和裴将军清清白白……“李承鄞反倒笑了笑:”那是,借裴照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跟你不清白。再说他马上要娶珞熙了,我们天朝的公主,可不像你们西凉的女人,真是……天性轻狂!“最后四个字彻底激怒了我,我跳起来甩了他一巴掌,不过他避得太快,所以我这巴掌只打在了他下巴上。我气得全身发抖:”你跟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成天搅在一块儿,我从来没有说过什么,我和裴照不过喝过几次酒,你凭什么这样说我?我们西凉的女人怎么了……你就是仗着你们人多势众……要不是当初你父皇逼着我阿爹和亲,我阿爹舍得把我嫁到这么远么?若不是你们仗势欺人,我会嫁给你么?我们西凉的男人,哪一个不比你强?你以为我很想嫁给你么?你以为我很稀罕这个太子妃么?我喜欢的人,比你强一千倍一万倍!你连他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李承鄞真的气到了,他连外衣都没有穿,怒气冲冲地就下了床。他一直走到内殿的门口,才转过身对我说:”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来了,你就好好想着那个比我强一千倍一万倍的人吧!“他可真是气着了,连靴子都没穿,也不知道赤着脚是怎么回去的。
  我拉起被子蒙住自己的头,心里十分难过。我把李承鄞气跑了,因为我知道,他喜欢的是赵良娣。我没有那么大方,明知道他心里没有我,还让他占我的便宜。我宁可他跟从前一样,对我不闻不问的。女人其实挺可怜,当时他不过推了我一把,让我避开刺客那一剑,我就已经很喜欢他了,如果他在对我温存一点儿,说不定我真的就离不开他了。那时候我就真的可怜了,天天巴望着他,希望他能施舍地看我一眼,然后就像永娘说过的那些女人一样,每天盼啊盼啊,望啊望啊……我才不要把自己落到那么可怜的地步去。
  我大半宿没睡着,早上就睡过头了,还是永娘把我叫醒,慌慌张张梳洗了进宫去。太皇太后这几日已经日渐康复,见到我很高兴,将她吃的粥赐给我一碗。
  那个粥不知道放了些什么,味道怪怪的,我吃了几口,实在忍不住,觉得胃里直翻腾。
  永娘看我脸色不好,连忙走上来,奉给我一盏茶。我胃里难受得要命,连茶都不敢喝,小声告诉永娘:”我想吐……“太皇太后都七十岁的人了,耳朵竟然特别灵,马上就听到了:”啊?想吐啊?“不带她吩咐,马上一堆宫女围上来,拿漱盂的拿漱盂,拿清水的拿清水,拿锦帕的拿锦帕,抚背的抚背,熏香的熏香。太皇太后这里用的熏香是龙涎香,我一直觉得它味道怪怪的,尤其现在熏香还举得离我这么近,那烟气往我鼻子里一冲,可忍不住了,但吐又吐不出来,只呕了些清水。永娘捧来花露给我漱口,这么一折腾,太皇太后都急了:”快传御医!“不用……”肯定是昨天晚上睡凉了,李承鄞走后我大半宿没有睡着,坐在那里连被子都忘了盖,今天早上我就有点儿肚子疼,现在变成胃不舒服了,我说,“也许是吃坏了……”
  传御医来看。“太皇太后眉开眼笑,”八成是喜事,你别害臊啊!开花结果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哎呀,还要传钦天监吧,你说这孩子该取个什么名字才好……“……我……我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没想到太皇太后这样心热,以为我有娃娃了,问题是,我还没做过会有娃娃的事呢……御医诊视后的结果是我胃受了凉,又吃了鹿羹粥,所以才会反胃。太皇太后可失望了,问左右:”太子呢?“马上就是元辰大典,今日殿下入斋宫……”
  太皇太后顿时拍着案几发起了脾气:“入什么斋宫!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父皇像他这个年纪,都有三个儿子了!他都二十岁了,还没有当上爹!那个赵良娣成日在他身边,连个蛋都不会下!还有那个绪宝林,好好一孩子,说没就没了!再这么下去,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曾孙子?是想让我死了都闭不上眼睛么?”
  太皇太后一发脾气,满大殿的人都跪了下去,战战兢兢地无一不道:“太皇太后息怒!”越是这样说,太皇太后越怒:“来人!把李承鄞给我叫来!我就不信这个邪,我就不信我明年还抱不上曾孙子!”
  太皇太后同我一样,点名道姓叫李承鄞。不过太皇太后叫他来骂一顿,回头他又该以为是我说了什么,说不定又要和我吵架。
  吵就吵呗,反正我也不怕他。
  我没想到太皇太后那么心狠手辣,叫来李承鄞后根本没有骂他,而是和颜悦色地问他:“沐浴焚香啦?”
  沐浴焚香是入斋宫之前的准备,李承鄞又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只答:“是。”
  那就好。“太皇太后说道,”便宜你了,这几日不用你清心寡欲吃斋,反正列祖列宗也不在乎这个。来人啊,把太子殿下和太子妃送到清云殿中去,没我的吩咐,不准开门!“我都傻了,宫人们拉的拉推的推,一窝蜂把我们俩攘进了清云殿,”咣啷“一声关上门。我摇了摇,那门竟然纹丝不动。
  李承鄞冷冷瞧了我一眼,我回瞪了他一眼。
  他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卑鄙!“我大怒:”关我什么事!你凭什么又骂我?“若不是你在太皇太后面前告状,她怎么会把我们关起来?”
  我气得不理他,幸好殿中甚是暖和,我坐在桌边,无聊的掰手指玩儿,掰手指也比跟李承鄞吵架有趣。
  我们被关了半日,瞧着天色暗下来,宫人从窗中递了晚饭茶水进来,不待我说话,“咣”的将窗子又关上了。
  一定是太皇太后吩咐过,不许他们和我们说话。我愁眉苦脸,不过饭总是要吃的,无聊了这大半日,我早饿了。而且有两样菜我很喜欢,我给自己盛了碗饭,很高兴的吃了一顿。李承鄞本来坐在那里不动,后来可能也饿了,再说又有他最喜欢吃的汤饼,所以他也饱吃了一顿。
  饱暖思……思……无聊……我在殿里转来转去,终于从盆景里挖出几颗石子,开始自己跟自己打双陆。
  也不知道玩了多久,殿里的火盆没有人添炭,一个接一个熄掉了。
  幸好内殿还有火盆,我移到床上去继续玩,捂在被子里挺舒服的,可惜玩了一会儿,蜡烛又熄了。
  外殿还有蜡烛,我哆嗦着去拿蜡烛,结果刚走了两步就觉得太冷了,干脆拉起被子,就那样将被子披在身上走出去。看到李承鄞坐在那里,我顶着被子,自顾自端起烛台就走,走了两步又忍不住问他:“你做这儿不冷么?”
  他连瞧都没瞧我一眼,只是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不冷!”
  !
  他的声音为什么在发抖?
  我一手抓着胸前的被子,一手擎着烛台,照了照他的脸色,这一照不打紧,把我吓了一大跳。
  这么冷的天,他额头上竟然有汗,而且脸色通红,似乎正在发烧。
  你又发烧了?“没有!”
  瞧他连身子都在哆嗦,我重新放下烛台,摸了摸他的额头,如果他真发烧倒也好了,只要他一病,太皇太后一定会放我们出去的。
  我一摸他,他竟然低哼了一声,伸手拉住了我的手,一下子就将我拽到他怀里去了。他的唇好烫啊,他一边发抖一边亲我,亲得我都喘不过去来了。他呼出来的热气全喷在我脸上,我觉得好奇怪,但马上我就不奇怪了,因为他突然又一把推开我,咬牙说:“汤里有药。”
  什么药?汤里有药?
  怎么可能!太皇太后最疼她这重孙子,绝不会乱给东西让他吃。
  而且吃剩的汤还搁在桌子上,我凑近汤碗闻了闻,闻不出来什么。李承鄞突然从身后抱住我,吻着我的耳垂:“小枫……”
  我身子一软就瘫在他怀里,也不知道是因为他吻我耳朵,还是因为他叫我名字。
  他还没叫过我名字呢,从前总是喂来喂去,还有,他怎么会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李承鄞把我的脸扳过去,就开始啃我的嘴巴,他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急切,跟想把我一口吞下去似的,他整个人烫得像锅沸水,直往外头冒热气。
  我突然就明白汤里有什么药了。
  啊!
  啊!
第2页结束
第3页开始
  啊!
  太皇太后你太为老不尊了!
  太皇太后你太为老不尊了!
  竟然……竟然……竟然……我吐血了……我无语了……我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李承鄞已经把我的衣服都扯开了,而且一边啃我的嘴巴,一边将我往床上推。
  我们两个打了一架,没一会儿我就落了下风,硬把他拖上了床。我真急了,明天李承鄞还不得后悔死,他的赵良娣要知道了,还不得闹腾死,而我呢,还不得可怜死……我连十八般武艺都使出来了,身上的衣服还是一件件不翼而飞,李承鄞不仅脱我的衣服,还脱他自己的衣服,我都不知道男人衣服怎么脱,他脱得飞快,一会儿就坦裎相见了……会不会长针眼?会不会长针眼?我还没见过李承鄞不穿衣服呢……看着我眼睛瞟来瞟去,李承鄞竟然嘴角上扬,露出个邪笑:“好看吗?”
  “臭流氓!”我指指点点,“有什么好看的!别以为我没见过!没吃过猪肉我见过猪跑!”
  李承鄞都不跟我吵架了,反倒跟哄我似的,柔声细语的在我耳朵边问:“那……要不要试试猪跑?”
  “啊!”
  千钧一发的时刻,我大义凛然断喝一声:“瑟瑟!”
  “什么瑟瑟!”
  “你的瑟瑟!”我摇着他的胳膊,“想想赵良娣,你不能对不起她!你不能辜负她!你最喜欢她!”
  “你是我的妻,你和我是正当的……不算对不起她!”
  “你不喜欢我!”
  “我喜欢你!”他喃喃的说,“我就喜欢你……”“你是因为吃了药!”
  “吃了药我也喜欢你,小枫,我真的喜欢你。”
  我可受不了了,男人都是禽兽,禽兽啊!一点点补药就变成这样,把他的赵良娣抛在了脑后,跟小狗似的望着我,眼巴巴只差没流口水了。我摇着他:
  “你是太子,是储君!忍常人不能忍!坚持一下!冷静一下!不能一失那个什么什么恨!”
  “一失足成千古恨……”
  “对!一失足成千古恨!忍耐一下……为了赵良娣……你要守身如玉……”
  “我不守!”他跟小狗一样呜咽起来,“你好冷血、好无情、好残忍!”
  我全身直冒鸡皮疙瘩:“我哪里冷血?哪里无情?哪里残忍?”
  “你哪里不冷血?哪里不无情?哪里不残忍?”
  “我哪里冷血?哪里无情?哪里残忍?”
  “这里!这里!这里!”
  我的妈啊……冷不防他竟然啃……啃……羞死人了!
  箭在弦上,千钧一发!
  我狠了狠心,咬了咬牙,终于抓起脑后的瓷枕就朝李承鄞砸去,他简直是意乱情迷,完全没提防,一下子被我砸在额角。
  咕咚!“晕了。
  真晕了。
  李承鄞的额头鼓起鸡蛋大一个包,我手忙脚乱,连忙又用瓷枕压上去,这还是永娘教我的,上次我撞在门拴上,头顶冒了一个大包,她就教我盯着瓷枕,说这样包包就可以消掉了。
  到了天明,李承鄞额头上的包也没消掉,不过他倒悠悠醒转过来,一醒来就对我怒目相视:”你绑住我干吗?“为了不一失足成千古恨,委屈一下。”我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脸,“你要翻身吗?我帮你好了。”
  想必他这样僵躺了一夜,肯定不舒服,不过他手脚都被我用挂账子的金帐钩绑住了,翻身也难。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想将他搬成侧睡,搬的时候太费劲了,我自己倒一下子翻了过去,整个人都栽在他身上,偏偏头发又挂在金帐钩上,解了半天解不开。
  他的眼睛里似乎要喷出火来:“你不要在我身上爬来爬去好不好?”
  对不起对不起。“我手忙脚乱的扯着自己的头发,扯到一半的时候他开始亲我,起先是亲我肩膀,然后是亲我脖子,带着某种引诱似的轻噬,让我起了一种异样的战栗。
  把绳子解开。”他在我耳朵边说,诱哄似的含着我的耳垂,“我保证不做坏事……你先把我解开……”
  我才不信你呢!“我毫不客气,跟李承鄞吵了这么多年,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是圈套。我摸索着终于把头发解下来,然后爬起来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老实呆着!“我想……”
  不准想!“我要!”
  不准要!“他吼起来:”你能不能讲点道理!人有三急!你怎么一点儿也不明白!我要解手!“我呆了呆,也对,人有三急,上次我在东宫急起来,可急的快哭了。情同此理,总不能不让他解手。
  我把绑着他的两条金帐钩都解开来,说:”去吧!“他刚刚解完手回来,宫人也开门进来了,看到满地扔的衣服,个个飞红了脸。看到李承鄞额头上的伤,她们更是目光古怪。她们捧着水来给我们洗漱,又替我们换过衣裳,然后大队人马退出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扣上了门。
  我急了,还继续关着我们啊……李承鄞也急了,因为送来的早饭又是下了药的汤饼,他对着窗子大叫:”太祖母……您是想逼死重孙么?“我反正无所谓,大不了不吃。
  李承鄞也没吃,我们两个饿着肚皮躺在床上,因为床上最暖和。
  太皇太后真狠啊,连个火盆都不给我们换。
  李承鄞对赵良娣真好,宁可饿肚子,也不愿意一失足成千古恨。
  可是躺在那里也太无聊了,李承鄞最开始跟我玩双陆,后来他老是赢,我总是输,他就不跟我玩了,说玩得没意思。到中午的时候,我饿的连说话的力气可是躺在那里也太无聊了,李承鄞最开始跟我玩双陆,后来他老是赢,我总是输,他就不跟我玩了,说玩得没意思。到中午的时候,我饿的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李承鄞还拉着我解闷:”唱个歌给我听!“”我为什么要唱歌给你听?“”你不唱?“李承鄞作势爬起来,”那我去吃汤饼好了。“我拉住他:”行!行!我唱!“我又不会唱别的歌,唱来唱去还是那一首:”一只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瞧着月亮。噫,原来它不是在瞧月亮,是在等放羊归来的姑娘……一只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晒着太阳……噫……原来它不是在晒太阳,是在等骑马路过的姑娘……“李承鄞嫌我唱得难听,我唱了两遍他就不准我唱了。我们两个躺在那里,无所事事的聊天。
  因为太无聊,李承鄞对我说了不少话,他还从没对我说过这么多的话。于是我知道了东宫为什么被叫做东宫,知道了李承鄞小时候也挺调皮,知道了他曾经偷拔过裴老将军的胡子。知道了李承鄞最喜欢的乳娘去年病逝了,他曾经好长时间挺难过。知道了他小时候跟忠王的儿子打架,知道了宫里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事,都是我从前听都没听过的奇闻,知道了李承鄞同父异母的弟弟晋王李承邺其实喜欢男人,知道了永宁公主为什么闹着要出家……我做梦也没有想过,有一天我和李承鄞两个人,会这样躺在床上聊天。
  而且还聊得这么热火朝天。
  我告诉他一些宫外头的事,都是我平常瞎逛的所见所闻,李承鄞可没我这么见多识广,他听得津津有味,可被我唬住了。
  李承鄞问我:”你到底在哪儿见过猪跑的啊?“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猪跑?“李承鄞没好气:”你不是说你没吃过猪肉,却见过猪跑吗?“”哦!“我兴奋地爬起来,手舞足蹈的向他描述鸣玉坊。我把鸣玉坊吹嘘得像人间仙境,里面有无数仙女,吹拉弹唱,诗词歌赋,无一不精,无一不会……李承鄞的脸色很难看:”你竟然去逛窑子?“”什么窑子,那是鸣玉坊!“”堂堂天朝的太子妃,竟然去逛窑子!“我的天啊,他的声音真大,没准儿这里隔墙有耳呢!我扑过去捂住他的嘴,急的直叫:”别嚷!别嚷!我就是去开开眼界,又没做什么坏事!“李承鄞眼睛斜睨着我,在我的手掌下含含糊糊的说:”除非……你……我就不嚷……“不会又要啃嘴巴吧?
  
  • 您的大名:
  • 10085705535100
  • 评论内容:*
    (字数要求:
    10<内容<500)
  • 验证码:
  •  
 我们一直致力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和谐、文明、免注册的便捷互动平台,但并不代表【华人书香网】赞同网友的立场和观点!
猜您还喜欢的小说电子书
s
Copyright © 2013-2016 《华人书香网》版权所有,无线广告商务合作请联系Email:hrsxw@hotmail.com
作为服务全球华人的免费阅读网络平台,本站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小说免费阅读TXT电子书下载服务!
本站拒绝非法不良作品,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hrsxw@hotmail.com
百度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