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华人书香网〗,请 登录注册新用户,服务全球华人、传播书香文化:阅读让生活更精彩!
手机触屏版 精品推送 收藏本站 设为主页
东宫 匪我思存第6部分阅读
标签:公主作者:未知阅读权限:匿名用户本章字数:762阅读币:0添加书签〗〖TXT下载〗〖手机版
他转脸去看皇后:“玫娘!”
  我这才知道皇后的名字叫玫娘。
  皇后的脸色也大变,她遽然而起,指着我:“你!你这是诬陷!”
  我莫名其妙地瞧着她。皇后急切地转身跪下去:“陛下明察,鄞儿乃臣妾一手抚育长大,臣妾这一辈子的心血都放在鄞儿身上,断不会加害于他!”
  皇帝并没有说话,皇后又转过脸来呵斥我:“你是受了谁的指使,竟然用这样的手段来攀诬本宫?”
  我连中原字都认不全,那个木头上刻的是什么,我也并不认识,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东西,所以只是一脸莫名其妙地瞧着皇后。
  皇帝终于发话了:“玫娘,她只怕从来不晓得这东西是何物,怎么会攀诬你?”
  皇后大惊:“陛下,陛下莫轻信了谣言。臣妾为什么要害太子?鄞儿是我一手抚养长大,臣妾将他视作亲生儿子一般……”
  皇帝淡淡地道:“亲生儿子……未必吧。”
  皇后掩面落泪:“陛下这句话,简直是诛心之论。臣妾除了没有怀胎十月,与他生母何异?鄞儿三个多月的时候,我就将他抱到中宫,臣妾将他抚养长大,教他做人,教他读书……是臣妾劝陛下立他为太子,臣妾这一生的心血都放在他身上,臣妾为什么要遣人杀他?”
  皇帝忽然笑了笑:“那绪宝林何其无辜,你为何要害她?”
  皇后猛然抬起脸来,怔怔地瞧着皇帝。
  后宫中的事,朕不问,并不代表朕不知晓。你做的那些孽,也尽够了。为什么要害绪宝林,还不是想除去赵良娣。赵良娣父兄皆手握重兵,将来鄞儿登基,就算不立她为皇后,贵妃总是少不了的。有这样的外家,你如何不视作心腹大患。你这样担心鄞儿坐稳了江山,是怕什么?怕他对你这个母后发难么?“皇后勉强道:”臣妾为什么要担心……陛下这些话,臣妾并不懂得。“是啊,你为什么要担心?”皇帝淡淡地道,“总不过是害怕鄞儿知道,他的亲生母亲,当年的淑妃……到底是怎么死的吧。”
  皇后脸色如灰,终于软倒在那里。
  皇帝说道:“其实你还是太过急切了,再等二十年又何妨?等到朕死了,鄞儿登基,要立赵良娣为后,势必会与西凉翻脸,到时候他若与西凉动武,赢了,我朝与西凉从此世世代代交恶,只怕这仗得一直打下去,祸延两国不已,总有民怨沸腾的那一日;输了,你正好借此大做文章,废掉他另立新帝也未可知。这一招棋,只怕你在劝朕让鄞儿与西凉和亲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吧。你到底为什么突然性急起来?难道是因为太子和太子妃突然琴瑟和鸣,这一对小儿女相好了,大出你的算计之外?”
  皇后喃喃道:“臣妾与陛下三十年夫妇,原来陛下心里,将臣妾想得如此不堪。”
  不是朕将你想得不堪,是你自己做得不堪。“皇帝冷冷地道,”因果报应,恶事做多了,总有破绽。你害死淑妃,朕可没有冤枉你。你害得绪宝林小产,将赵良娣幽闭起来,朕可没有问过你。总以为你你不过是自保,这些雕虫小技,如果朕的儿子应付不了,也不配做储君。如今你竟然丧心病狂,要谋害鄞儿,朕忍无可忍。虎毒还不食子,他虽然不是你亲生儿子,但毕竟是你一手抚养长大,你怎么忍心?“皇后终于落下泪来:”臣妾没有……陛下纵然不肯信,臣妾真的没有……臣妾绝没有遣人来谋害鄞儿。“我心里一阵阵发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不敢相信我听到的一切。平常那样高贵、那样和蔼的皇后,竟然会是心机如此深重的女人。
  皇帝道:”你做过的那些事,难道非要朕将人证物证全都翻出来,难道非要朕下旨让掖庭令来审问你么?你如果肯认罪,朕看在三十年夫妻之情,保全你一条性命。“皇后泪如雨下:”陛下,臣妾真的是冤枉的!臣妾冤枉!“皇帝冷冷地说道:”二十年前,你派人在淑妃的药中下了巨毒乌饯子,那张包裹乌饯子的方子,现下还有一半,就搁在你中宫的第二格暗橱中。你非要朕派人去搜出来,硬生生逼你将那乌饯子吞下去么?“皇后听到他最后一句话,终于全身一软,就瘫倒在地晕了过去。
  我只觉得今晚的一切都如同五雷轰顶一般,现在那些炸雷还在头上轰轰烈烈地响着,一个接着一个,震得我目瞪口呆,整个人都要傻了。
  皇帝转过脸来,对我招了招手。我小心地走过去,就跪在他的面前。他伸出手来,慢慢摸了摸我的发顶,对我说:”孩子,不要怕,有父皇在这里,谁也不敢再伤害你。当初让鄞儿娶你,其实也是我的意思,因为我知道你们西凉的女孩儿,待人最好,最真。“我并不害怕,因为他的手掌很暖,像是阿爹的手。而且其实他长得挺像李承鄞,我从来不怕李承鄞。
  皇帝对我说:”好好照顾鄞儿,他从小没有母亲,有人真心对他好,他会将心掏出来给你的。“不用他说,我也会好好照顾李承鄞。
  可是今天晚上的事情还是令我觉得害怕,我由衷地害怕。宫中的一切都那样可怕,人心那样复杂,就像皇后,我万万想不到是她害绪宝林的孩子没有了,只因为想要嫁祸给赵良娣。人命在她们眼中真是轻贱,轻贱得比蚂蚁还不如。还有李承鄞的生母淑妃,皇后为什么要害死淑妃,是因为想要夺走淑妃的儿子么?
  这一切太可怕了,让我不寒而栗。
  李承鄞伤得非常重,一直到三天后他还昏迷不醒。我衣不解带地守在他身边。
  他伤口恶化,发着高烧,滴水不能进,连汤药都是撬开牙关,一点点喂进去的。
  我想这次他可能真的活不了了。
  但我并没有流眼泪。当初最危险的瞬间他一把推开了我,如果他活不了了,我陪着他去死就罢了。
  我们西凉的女孩儿,才不兴成天哭哭啼啼,我已经哭过一场,便不会再哭了。
  李承鄞在昏迷之中,总是不断地喃喃呼唤着什么,我将耳朵凑近了听,原来他叫的是”娘“,就像那次发烧一样。
  我想起皇帝曾经说过的话,我心里一阵阵地发软,他真是个可怜的人,虽然贵为太子,可是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的娘。而皇后又是这样的心机深沉,李承鄞如果知道是她害死了自己的母亲,心里肯定会很难过很难过吧。
  很多御医守着李承鄞。皇帝已经下诏废黜皇后,朝野震动,可是诏书里列举了皇后的好多条罪状,尤其现在李承鄞生死未卜,大臣们也不便说什么。我听宫娥们私下说,皇后的娘家极有权势,正煽动了门下省的官员,准备不附署,反对废黜皇后。我不懂朝廷里的那些事,现在才知道原来当皇帝也不是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
  我上午守着李承鄞,下午便去看阿渡。
  阿渡身上有好些伤口,她还受了很严重的内伤,阿渡武功这样高,那刺客还将她伤成这样,一定是个绝世高手。因为伤口总要换药,阿渡衣袋里的东西也早都被取出来,搁在茶几之上。我看到我交给阿渡的许多东西,大部分是我随手买的玩艺儿,比如做成小鸟状的泥哨,或者是一朵红绒花。都是我给阿渡的,她总是随身带着,怕我要用。
  我的阿渡,对我这么好的阿渡,都是我连累了她。
  我看到那枚鸣镝的时候,一个念头浮上心头,我拿起那枚鸣镝,静静地走开。
  东宫所有人几乎都集中在李承鄞寝殿那边,花园里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
  我将鸣镝弹上半空,然后坐在那里静静地等候。
  没一会儿,似乎有一阵轻风拂过,顾剑无声无息地就落在我的面前。
  他看到我的样子,似乎吃了一惊,问我:”谁欺负你了?“我知道自己的样子一定很难看,那天哭得太久,眼睛一直肿着,而且几天几夜没有睡觉,脸色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我很简单地将事情对他说了一遍,顾剑沉默了片刻,问我:”你要我去杀皇后吗?“我摇了摇头。
  皇后害了太多人,她不应该再继续活在这世上。但皇帝会审判她,即使不杀她,也会废黜她,将她关在冷宫里。对皇后这样的人来说,这已经足够了,比杀了她还令她觉得难过。
  我恳求他:”你能不能想办法救救阿渡,她受了很重的内伤,一直没有醒过来。“顾剑突然笑了笑:”真是有趣,你不求我去救你的丈夫,却求我去救阿渡。到底你是不喜欢你的丈夫呢,还是你太喜欢阿渡?“”李承鄞受的是外伤,便是神仙也束手无策,熬不熬得过去,是他的命。可阿渡是因为我才去追刺客,她受的是内伤,我知道你有法子的。“顾剑阴沉着一张脸:”没错,我是有法子救她,但我凭什么要救她?“我顿时气结:”你曾经说过,如果我遇上任何危险,都可以找你,你却不肯帮我!“顾剑说道:”是啊,可是我又没答应你,BbS。jOoyOOnET帮你救别人。“”现在阿渡有性命之忧,阿渡的命,就是我的命。她为了我可以不要命,现在她受了重伤,就是我自己受了重伤,你如果不肯救她……“我把那柄金错刀拔出来,横在自己颈中,”我便死在你面前好了!“顾剑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在那柄金错刀上一弹,我便拿捏不住,金错刀”铛“一声就落在了地上。
  我抢着要去将刀捡起来,他长袖一拂,就将那柄刀卷走了。我大怒便一掌击过去,还没有沾到他的衣角,他已经伸手扣住了我的手腕,我眼圈一阵发热,说道:”不救就不救,你快快走吧,我以后再不要见着你了!“顾剑瞧了我片刻,终于叹了口气,说道:”你不要生气。我去救她便是了。“我借故将阿渡屋子里的人都遣走,然后对窗外招了招手。顾剑无声无息从窗外跃了进来,仔细查看阿渡的伤势。他对我说:”出手的人真狠,连经脉都几乎被震断了。“我心里一寒,他说:”不过还有法子救。“他瞧了我一眼,”不过我若是救了她,你打算怎么样报答我呢?“我心急如焚,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样的话。你要救了阿渡,不论多少钱财,我都给你。“他轻蔑地道:”我要钱财作甚?你也忒看轻了我。“我问:”那你要什么?“他笑了笑:”除非么……除非你亲亲我。“我几乎没气昏过去,为什么男人们都这么喜欢啃嘴巴?
  李承鄞是这样,连这个世外高手顾剑也是这样?
  我咬了咬牙,走上前去便揽住他的肩,踮起脚来狠狠啃了他一通。
  没想到他猛然推开我,突然逼问我:”谁教你的?“我莫名其妙:”什么?“”从前你只会亲亲我的脸,谁教你的?“他的脸色都变了,”李承鄞?“我怕他不肯就阿渡,所以并不敢跟他争吵。
  他的脸色更难看了:”你让李承鄞亲你?“李承鄞是我的丈夫,我难道不让他亲我?我其实挺怕顾剑,怕他一怒之下去杀李承鄞。因为他全身紧绷,似乎随时会发狂似的,而且脸上的神情难看极了,眼睛紧紧盯着我。
  我终于忍不住,大声道:”你自己也说了,当初是我等了你三天三夜,是你自己没有去。现在别说什么都不记得了,就算我记得,咱们也早已经不可能在一起,我已经嫁给别人了。你若是愿意救阿渡,便救她,你若是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你,可是若要我背叛我的丈夫,那是万万不能的。我们四凉的女子,虽然不像中原女子讲究什么三贞九烈,可是我嫁给李承鄞,他便是我的丈夫,不管我们当初怎么样,现在我和你都再无私情可言。“顾剑听了这话,往后退了一步,我只觉得他眼底满是怒火,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哀?可是我早已经心一横豁出去了。这番话我咋就想说给顾剑听,李承鄞对我好也罢,不好也罢,为了西凉我嫁给他,他又在最危险的时候推开我,我实实不应该背叛他。
  我说道:”你走吧,我不会再求你救阿渡。“他忽地笑了笑:”小枫……原来这是报应。“他伸出手去,将阿渡扶起来,然后将掌心抵在她背心,替她疗伤。
  一直到天色黑下来,顾剑还在替阿渡疗伤。我就坐在门口,怕有人闯进去打扰他们。不过这几天都没怎么睡,我靠在廊柱上,迷迷糊糊都快要睡过去了,幸好只是盹着一会儿,因为我的头磕在廊柱上,马上就惊醒过来。顾剑已经走出来,我问他:”怎么样?“他淡淡地道:”死不了。“我走进去看阿渡躺在那里,脸色似乎好了许多,不由得也松了口气。
  我再三地谢过顾剑,他并不答话,只是从怀中取出一只药罐给我:”你说李承鄞受了很严重的外伤,这是治外伤的灵药,拿去给他用吧。“我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好心,也许我脸上的表情有点儿狐疑,他马上冷笑:”怎么,怕我毒死他?那还我好了。“我连忙将药罐揣入怀中:”治好了他我再来谢你。“顾剑冷笑了一声,说道:”不用谢我,我可没安好心。等你治好他,我便去一剑杀了他,我从来不杀没有丝毫抵抗之力的人,等他伤好了,便是他送命之时。“我冲他扮了个鬼脸:”我知道你不会的啦,等他的伤好了,我一定请你喝酒。“顾剑并没有再跟我纠缠,长袖一拂,转身就走了。
第1页结束
第2页开始
  话虽这么说,但我还是把那瓶药拿给御医看过,他们把药挑出来闻闻,看看,都不晓得那是什么东西,也不敢给李承鄞用。我犹豫了半天,避着人把那些药先挑了一点儿敷在自己胳膊上,除了有点儿凉凉的,倒没别的感觉。第二天起床把药洗去,皮肤光洁,看不出任何问题。我觉得放心了一些,这个顾剑武功这么高,绝世高人总有些灵丹妙药,说不定这药还真是什么好东西。到了第二天,我趁人不备,就悄悄将那些药敷在李承鄞的伤口上。
  不知道是这些药的作用,还是太医院的那些汤药终于有了效力,反正第四天黄昏时分,李承鄞终于退烧了。
  他退了烧,所有人都大大松了口气,我也被人劝回去睡觉。刚刚睡了没多久,就被永娘叫醒,永娘的脸色甚是惊惶,对我说道:”太子殿下的伤情突然恶化。“我赶到李承鄞的寝殿里去,那里已经围了不少人,太医们看到我来,连忙让出了一条路。我走到床边去,只见李承鄞脸色苍白,呼吸急促,伤口之外渗出了许多黄水,他仍旧昏迷不醒,虽然没有再发烧,可是呼吸越来越微弱了。
  太医说:”殿下肺部受了伤,现在邪风侵脉,极是凶险。“我不知道是不是那些伤药出了问题,可是殿中所有人都惊慌失措,皇帝也遣人来了,不过现在太医束手无策,亦无任何办法。我心里反倒静下来,坐在床前的脚踏上,握着李承鄞的手,他的手很凉,我将他的手捧在手里,用自己的体温暖着他。
  太医们还在那里嗡嗡地说着话,我理也不理他们。夜深之后,殿里的人少了一些,永娘给我送了件氅衣来,那时我正伏在李承鄞的床前,一眨也不眨眼地看着他。
  他长得多好看啊,第一次看到李承鄞的时候,我就觉得他长得好看。眉毛那样黑,那样浓,鼻子那样挺,脸色白得,像和阗的玉一样。但李承鄞的白净并不像女孩儿,他只是白净斯文,不像我们西凉的男人那样粗砺,他就像中原的水,中原的山,中原的上京一样,有着温润的气质。
  我想起一件事情,于是对永娘说:”叫人去把赵良娣放出来,让她来见见太子殿下。“虽然赵瑟瑟已经被废为庶人,但我还是习惯叫她赵良娣,永娘皱着眉头,很为难地对我说:”现在宫中出了这样的大事,赵庶人的事又牵涉到皇后……奴婢觉得,如果没有陛下的旨意,太子妃还是不要先……“我难得发了脾气,对她说:”现在李承鄞都伤成这样子了,他平常最喜欢赵良娣,怎么不能让赵良娣来看看他?再说赵良娣不是被冤枉的么?既然是冤枉的,为什么不能让她来看李承鄞?“永娘习惯了我李承鄞李承鄞的叫来叫去,可是还不习惯我在这种事上摆出太子分的派头,所以她犹豫了片刻。我板着脸孔表示不容置疑,她便立时叫人去了。
  许多时日不见,赵良娣瘦了。她原来是个丰腴的美人,现在清减下来,又因为庶人的身份,只能荆钗素衣,越发显得楚楚可怜。她跪下来向我行李,我对她说:”殿下病得很厉害,所以叫你来瞧一瞧他。“赵良娣猛然抬起头来看着我,眼睛里已经含着泪光。她这么一哭,我嗓子眼儿不由得直发酸,说道:”你进去瞧瞧他吧,不过不要哭。“赵良娣拭了拭眼泪,低声说:”是。“她进去好一会儿,跪在李承鄞的病榻之前,到底还是嘤嘤地哭起来,哭得我心里直发烦。我走出来在门外的台阶上坐下来,仰头看着天。
  天像黑丝绒似的,上面缀满了酸凉的星子。
  我觉得自己挺可怜,像个多余的人似的。
  这时候有个人走过来,朝我行礼:”太子妃。“他身上的甲胄发出清脆的声音,很好听。我其实这时候不想看见任何人,可是裴照救过我好几次,我总不好不理他,所以只好挤出一丝笑容:”裴将军。“夜里风凉,太子妃莫坐在这风口上。”
  是挺冷的,我裹了裹身上的氅衣,问斐照:“你有夫人了吗?”
  裴照似乎微微一怔:“在下尚未娶妻。”
  你们中原,讲究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其实这样最不好了,我们西凉如果情投意合,只要打下一对大雁,用布包好了,送到女孩儿家里去,就可以算作是提亲,只要女孩儿自己愿意,父母也不得阻拦。裴将军,如果日后你要娶妻,可一定要娶个自己喜欢的人。不然的话,自己伤心,别人也伤心。“裴照默不作声。
  我抬起头来看星星,忍不住叹了口气:”我真是想西凉。“其实我自己知道,我并不是想西凉,我就是十分难过。我一难过的时候,就会想西凉。
  裴照语气十分温和:”这里风大,太子妃还是回殿中去吧。“我无精打采:”我才不要进去呢,赵良娣在里面,如果李承鄞醒着,他一定不会愿意我跑进去打扰他们。现在他昏迷不醒,让赵良娣在他身边多待一会儿吧,他如果知道,只怕伤也会好得快些。“裴照不再说话,他侧身退了两步,站在我身侧。我懒得再和他说话,于是捧着下巴,一心一意地开始想,如果李承鄞好起来了,知道赵良娣是被冤枉的,他一会很欢喜吧。那时候赵良娣可以恢复良娣的身份了,在这东宫里,我又成了一个招人讨厌的人。
  起码,招李承鄞的讨厌。
  我心里很乱,不停地用靴尖在地上乱画。也不知过了多久,永娘出来了,对我悄声道:”让赵庶人待在这里太久不好,奴婢已经命人送她回去了。“我叹了口气。
  永娘大约瞧出了我的心思,悄声耳语:”太子妃请放心,奴婢适才一直守在殿下跟前,赵庶人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哭泣而已。“我才不在乎她跟李承鄞说了什么呢,因为哪怕她不跟李承鄞说什么,李承鄞也是喜欢她的。
  裴照朝我躬身行礼:”如今非常之时,还请太子妃保重。“我偷懒地站起来,对他说:”我这便进去。“裴照朝我行李,我转过身朝殿门走去,这时一阵风吹到我身上,果然觉得非常冷,可是刚才并不觉得。我忽然想起来,刚才是因为裴照正好站在风口上,他替我挡住了风。
  我不禁回头看了一眼,裴照已经退到台阶之下去了。他大约没想到我会回头,所以正瞧着我的背影,我一扭过头正巧和他四目相对,他的表情略略有些不自在,好像做错什么事似的,很快就移开目光不看我。
  我顾不上想裴照为何这样古怪,一踏进殿里,看到所有人愁眉苦脸的样子,我也愁眉不展。
  我顾不上想裴照为何这样古怪,一踏进殿里,看到所有人愁眉苦脸的样子,我也愁眉不展。
  李承鄞还是昏迷不醒,御医的话非常委婉,但我也听懂了,他要是再昏迷不醒,只怕就真的不好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李承鄞的手搁在锦被上,苍白得几乎没什么血色。我摸了摸他的手,还是那样凉。
  我太累了,几乎好几天都没有睡,我坐在脚踏上,开始絮絮叨叨跟李承鄞说话,我从前可没跟李承鄞这样说过话,从前我们就只顾着吵架了。我第一回见他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呢?是大婚的晚上,他掀起我的盖头,那盖头盖了我一整晚,气闷得紧。盖头一掀起来,我只觉得眼前一亮,四面烛光亮堂堂的,照着他的脸,他的人。他穿着玄色的袍子,上面绣了很多精致的花纹。我在之前几个月,由永娘督促,将一本《礼典》背得滚瓜烂熟,知道那是玄衣、纁裳、九章。五章在衣,龙、山、华虫、火、宗彝;四章在裳,藻、粉米、黼、黻。织成为之。白纱中单,黼领,青褾、禩、裾。革带,金钩暐,大带,素带不朱里,亦纰以朱绿,纽约用组。黻随裳色,火、山二章也。
  他戴着大典的衮冕,白珠九旒,以组为缨,色如其绶,青纩充耳,犀簪导,衬得面如冠玉,仪表堂堂。
  中原的太子,连穿戴得这么有名堂,我记得当时背《礼典》的时候,背了好久才背下来这段,因为好多字我都不认得。
  我想那时候我是喜欢他的,可是他并不喜欢我。因为他掀完盖头,连合卺酒都没有喝,转身就走掉了。
  其实他走掉了我倒松了口气,因为我不知道跟一个陌生的男人,睡不睡得惯。
  用娘那天晚上陪着我,她怕我想家,又怕我生气,再三向我解释说,太子殿下这几日伤风,定是怕传染给太子妃。
  他一伤风,就是三年。
  在东宫之中,我很孤独。
  我一个人千里迢迢到这里来,虽然有阿渡陪着我,可是阿渡又不会说话。如果李承鄞都不跟我吵架,我想我会更加孤独的。
  现在他要死了,我惦着的全是他的好,我挖空心思,把从前的事都提起来,我怕再不跟他说点儿什么,他要是死了就再不能告诉他了。好些事我以为我都忘了,其实并没有。我连原来吵架的话都一句句想起来,讲给他听。告诉他当时我多么气,气得要死。可是我偏装作不在意,我知道要吵赢的话,只有装不在意,李承鄞才会被我噎得没话说。
  还有鸳鸯绦的事,让多少人笑话我啊,还让皇后训了我一顿。
  我一直说着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也许是因为害怕,也许是因为怕李承鄞真的死了。夜里这样安静,远处的烛光映在帐幔之上,内殿深广,一切都仿佛隔着层什么似的,隔着漆黑的夜,隔着寂静的漏声,只有我在那里喃喃自语。
  其实我真的挺怕当小寡妇。在我们西凉,死了丈夫的女人要嫁给丈夫的弟弟,像中原去和亲的明远公主,原本嫁的就是我的伯父,后来才改嫁给我的父王。中原虽然没有这样的规矩,可是我一想到李承鄞要死,我就止不住地哆嗦,他如果死了,我一定比现在更难过。我赶紧逼着自己不要再想,赶紧逼着自己说着那些乱七八糟的闲话。
  其实我也没我自己想的那门讨厌李承鄞,虽然他老是惹我生气,不过三年里我们私下的交往也是屈指可数,除开他为了赵良娣找我的麻烦,其实我们原本也没有多少架可以吵。有时候不吵架,我还觉得挺不习惯的……还有抄书,虽然我最讨厌抄书,不过因为我被罚抄了太多书,现在我的中原字写得越来越好了,都是因为被罚抄书。那些《女训》《女诫》,抄得我都快要背下来了。还有一件事其实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就是那些书上好多字我太认识,也不知道该怎么读,不过我依样画瓢,一笔笔把它描出来,谁也不晓得我其实不认识那个字。
  还有,李承鄞的”鄞“字,这个字其实也挺古怪的,当初我第一次看到,还以为它是勤……我一直都不知道这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听说中原人取名字都有讲究,他怎么会叫这个名字呢?
  鄞州……”
  我自言自语大半宿了,难得有人搭腔,我一时刹不住反问:“啊?什么鄞州?”
  太祖皇帝原封鄞州……中州之东,梁州之南……龙兴之地……所以……我叫承鄞……“我张大了嘴巴瞧着,瞧着床上那个奄奄一息的男人,他的声音很小,可是字句清楚,神智看上去也很清醒,眼睛虽然半睁半闭,可是正瞧着我。
  我愣了半天,终于跳起来大叫:”啊!“我的声音一定很可怕,因为所有人全都呼啦啦冲进来了,太医以为李承鄞伤势更加恶化,着急地冲上来:”殿下怎么了?殿下怎么了?“我拿手指着李承鄞,连舌头都快打结了:”他……他……“李承鄞躺在哪里,面无表情地瞧着我,太医已经喜极而泣:”殿下醒了!殿下醒过来了!快快遣人入宫禀报陛下!太子殿下醒过来了……“整个东宫沸腾起来了,所有人精神大振,太医说,只要李承鄞能清醒过来,伤势便定然无大碍。这下子太医院的那些人可欢腾了,个个都眉开眼笑,宫人们也都像过年似的,奔走相告。御医又重新请脉,斟酌重新写药方,走来走去,嗡嗡像一窝被惊动的蜜蜂,大半夜折腾闹得我只想睡觉。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记得那些御医似乎还在嗡嗡地说着话,我醒的时候还趴在李承鄞的床沿边,身上倒盖着一条锦被。我的腿早就睡得僵了,动弹不得,一动我全身的骨头都咯咯作响……我睡得太香了,都流了一小摊口水在李承鄞的袖子上,咦……李承鄞的袖子!
  我竟然趴在那里,用下巴枕着李承鄞的胳膊睡了一晚上,内殿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床上的李承鄞却是醒着的,而且正似笑非笑地瞧着我。
  我瞧见他这个表情,就知道他是真的没事了。我吃力地想把自己麻木的腿收回来,试了试便知道是徒劳,一时半会儿是站不起来了,还有我的腰……天都亮了,我的腰那个又酸又疼啊,简直跟被大车从背上碾过一整晚似的,以后再不这样睡了。
  我使出吃奶的劲儿,终于扶着床站起来了,我尝试着迈了迈腿,拿不准主意是叫人进来搀我好,还是等过会儿脚不麻了,再试试好。这时候李承鄞终于说话了:”你要去哪儿?“回去睡觉……”我连舌头都麻了,真是要命,说话都差点儿咬到自己舌头。
  谁叫你跟猪似的,在哪儿都能睡着,你趴这儿都可以睡,叫都叫不醒。“我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这人刚刚好一点儿就又有力气跟我吵架。
  他拍了拍身边的床。
第2页结束
第3页开始
  干什么?”
  你不是要睡觉么?反正这床够大。“确实够大,李承鄞这张床比寻常的床大多了,睡上十个八个人都绰绰有余。不过重点不在这里,重点在,我忍不住问:”你要我跟你一块儿睡?“李承鄞一脸不以为然:”又不是没睡过。“这倒也是。
  我实在是困顿得厉害,爬上床去,李承鄞本来要将被子让一半给我,我怕碰到他的伤口,伸手把脚榻上的那床被子捞起来盖上。然后,我就很舒服地睡着了。
  后来是永娘轻声将我唤醒的,我悄悄披衣起来,永娘轻声告诉我说,废黜皇后的旨意终于明诏天下,不过据说太皇太后出面安抚,后宫倒还十分安定。
  随着废黜皇后的圣旨,内廷还有一道特别的旨意,是恢复赵良娣的良娣之位,因为她是被冤枉的。
  我十分黯然地看了一眼床上的李承鄞,他睡得很沉,还没有睡。因为伤势太重,这么多天来他的脸色仍旧苍白没有血色,人也瘦了一圈,连眼圈都是乌青的。
  我对永娘说:”派人去叫赵良娣来侍侯太子殿下吧。“这个地方本来就不属于我,我偏赖在这里好几日。
  不等永娘说话,我就走出殿去,命人备辇。
  我回到自己的殿中,再无半分睡意。大约是睡得太久了,我瞧着镜中的自己,如果我长得漂亮一些,李承鄞会不会喜欢我呢?
  本来李承鄞喜欢不喜欢我,我一点儿也不在意,可是经过这次大难,我才觉得,其实我是在意的。现下他活过来了,我盼着他喜欢我。因为他快要死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原来挺喜欢他的。
  可是,他只喜欢赵良娣。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发过愁。
  吃也不想吃,睡也不想睡,每天就呆呆地坐在那里。
  赵良娣重新回到了她住的院子里,太皇太后觉得她受了委屈,接连颁赐给她好些珍玩。然后她的父亲最近又升了官,巴结她的人更多了。她住的院子里热闹极了,偶尔从外头路过,可以听见那墙内的说笑声、弦管声、歌吹声。
  李承鄞的伤势应该好得差不多了,虽然我没有再见过他,不过有一次我曾听到他的笑声。
  能够笑得那样开心,想必是好了。
  下大雪的那天发生了两件事。一件事情是宫中传出旨意,珞熙公主赐婚裴照;第二件事情是绪娘被送回了东宫。
  裴照的家世很好,他的母亲就是平南长公主,永娘告诉我说:”裴将军生来就是要当驸马的。“据说这是中原的讲究,亲上加亲。
  我想起我自己做过的那个梦,只觉得十分怅然。裴将军做了驸马以后,说不定要升官了,他如果不再做东宫的金吾将军,也许我以后再也见不着他了。
  本来我已经见不着李承鄞,现在,我就连裴照都要见不着了。
  永娘将绪娘安置在东宫西边的一座院子里,她说那里安静,绪娘身体不好,要静静地养一阵子。
  我想是因为李承鄞并不喜欢她,所以永娘给她挑的地方,离正殿挺远的。永娘对我说:”赵良娣锋芒正盛,太子妃应该趋避之。“永娘说的这话我不太懂,但我只带就是叫我躲着赵良娣呗。
  反正在东宫我也不开心,幸好阿渡的伤也好了,我又可以同阿渡两个溜出去玩儿。
  一两个月没出来,天气虽然冷,又刚下了雪,但因为快过年了,宫外倒是极热闹。
  街上人山人海,到处是满满当当的小摊小贩,卖雪柳的,卖春幡的、卖吃食的、卖年画的……玩杂耍的、演傀儡戏的、放炮仗的、走绳索的……真是挤都挤不动的人。我顶喜欢这样的热闹,从前总喜欢和阿渡挤在人堆里,这里瞧瞧,那里看看。
  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提不起精神来。没逛一会儿,就拉着阿渡去米罗的铺子里喝酒。
  酒肆还是那么热闹,老远就听见米罗的笑声,又清又脆,仿佛银铃一般。
  我踏进酒肆的竹棚底下,才发现原来她在同人说笑,那个人我也认识,原来是裴照。
  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裴照,不由得一愣,他大约也没想到会遇上我,所以也是一怔。
  我见裴照轻袍缓带,一派闲适的样子,便拱手招呼了一声:”裴公子。“他反应挺快,也对我拱了拱手:”梁公子。“酒肆里人太多,只有裴照桌子旁边有空位,我老实不客气地招呼阿渡先坐下来,要了两坛酒。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借酒消愁。
  我虽然没愁可浇,不过有一肚子的无聊,所以喝了两碗之后,心情也渐渐好起来。
  我拿筷子敲着碗,哼起我们西凉的小曲儿:”一只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瞧着月亮。噫,原来它不是在瞧越练个,是在等放羊归来的姑娘……一只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晒着太阳……噫……原来它不是在晒太阳,是在等骑马路过的姑娘……“酒肆里有几个人噼里啪啦鼓着掌,我却突然又没了兴致,不由得叹了口气,又喝了一碗酒,开始吃香喷喷的羊肉。阿渡拉了拉我的衣角,我知道她是想劝我少喝些,可是我没有理她,我正埋头吃肉的时候,忽然听到”唿律“一声,竟然是筚篥。我抬起头来,怔怔地看着桌子那头的裴照。
  阿渡不晓得什么时候把筚篥交给了他,他凝神细吹,曲调悠扬婉转。
  我拖着下巴,听他吹奏。
  这次他吹的曲子竟然是我刚刚唱的那半支小调,想必他从前并没有听过,所以吹奏得十分生涩,不过主要的音律还是没有错,只是一句一顿,吹过一遍之后就显得流畅许多。这首曲子本来甚是欢快,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听着只觉得伤心。
  裴照又吹了一遍,才放下了筚篥。
  我又饮了一碗酒,对他说:”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裴照仍旧对我很客气:”公子请吩咐。“我一直没有到朱雀门城楼上去看过,你能不能带我偷偷溜上去瞧瞧?”
  裴照面上略有难色,我自言自语:“算了,当我没说过。”
   没想到裴照却说道:“偷偷溜上去甚是不便,不过有旁的法子,只是要委屈公子,充一充我的随从。”
  我顿时来了精神,拍手笑道:“这个没问题。”
  我和阿渡扮作裴照的随从,大摇大摆,跟着他上了朱雀门。
  朱雀门是上京地势最高的地方,比皇宫太液池畔的玲珑阁还要高。这里因为是上京九城的南正门,所以守卫及是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裴照亮出令牌,我们顺顺当当地上了城楼。
  站在城楼上,风猎猎吹在脸上,仿佛小刀一般割得甚痛。可是俯瞰九城万家灯火,极是雄伟。市井街坊,——如棋盘般陈列眼前,东市西市的那些楼肆,像水晶盆似的,亮着一簇簇明灯。远目望去,甚至遥遥可见皇城大片碧海似的琉璃瓦,暗沉沉直接到天际。
  裴照指给我看:“那便是东宫。”
  瞧不瞧得见东宫,我完全不放在心上,我踮着脚,只想看到更远。
  站在这么高的地方,也瞧不见西凉。
  我怅然地伏在城堞之上,无精打采地问裴照:“你会想家吗?”
  隔开了一会儿,他才道:“末将生长在京城,没有久离过上京,所以不曾想过。”
  
  • 您的大名:
  • 10085705535100
  • 评论内容:*
    (字数要求:
    10<内容<500)
  • 验证码:
  •  
 我们一直致力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和谐、文明、免注册的便捷互动平台,但并不代表【华人书香网】赞同网友的立场和观点!
猜您还喜欢的小说电子书
s
Copyright © 2013-2016 《华人书香网》版权所有,无线广告商务合作请联系Email:hrsxw@hotmail.com
作为服务全球华人的免费阅读网络平台,本站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小说免费阅读TXT电子书下载服务!
本站拒绝非法不良作品,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hrsxw@hotmail.com
百度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