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华人书香网〗,请 登录注册新用户,服务全球华人、传播书香文化:阅读让生活更精彩!
手机触屏版 精品推送 收藏本站 设为主页
重生女修仙传 完结第1部分阅读
标签:重生作者:未知阅读权限:匿名用户本章字数:12991阅读币:0添加书签〗〖TXT下载〗〖手机版
本书下载于华人书香吧,如需更多好书,请访问
重生女修仙传
看前必读
 那啥,因为我是看了忘语大大的《凡人修仙传》,对修仙文有了一定的了解,才开了这篇文,所以,有些基本设定相似,后面同样有一个进秘境得筑基丹的情节,若是有大大对此感冒的话,请就此止步,谢谢!
第一章 初入异世
 纪冰做噩梦了,她觉得呼吸困难,缺氧,全身被挤压疼得厉害。她努力扭动身体,想摆脱束缚住她的东西,努力,再努力,“啊——”,叫一声,终于解脱了。这什么梦啊,感觉咋那么真实呢。好累啊,实在支撑不住了,纪冰又沉入梦中。
  睁不开眼,怎么回事啊?当纪冰再次醒来,发现依旧像在梦中。全身没有力气,动不了,也说不了话,只能发出啊啊声,很低,像小猫咪似的。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叫救命。她确定自己是清醒着的,可什么也做不了,周围是什么情况也不清楚,她很恐慌,好象什么东西失去了控制。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开始有人说话的声音,她仔细的听,可是听不懂,好像是几个女的的声音。
  接着,她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横在了一个人怀里,一个硬硬的热热的东西塞到了她嘴里,她下意识一咬,感觉不对啊,咬不动。急忙用舌头一舔,她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她的牙齿全不见了。
  这情景,怎么那么像现在很流行的穿越类小说的胎穿场景中吸奶的部分啊?她试探性的一吸,甘甜的|丨乳丨汁涌入口中,她讷讷的吞咽着,吸着,意识却跑到了十万八千里远去了。
  她是怎么GAMEOVER的?完全没有印象啊,明明晚上睡觉之前一切都是好好的。最近也没有发生什么引发穿越的奇怪的事情。得,这种比中五百万彩票还小的机会就让她给碰上了。
  原来人真的有灵魂啊?那也有神的存在了。她老妈要是知道了应该会很高兴吧!因为她老妈可是信佛的,经常在她们姐弟俩面前念叨,她们姐弟俩常常哧之以鼻。不会就因为这个,某位小气的未知的神就把她给和谐了吧!纪冰无厘头地想着。
  活生生的在床上躺了几个月,纪冰终于挣扎着开始学爬了,自力更生的感觉好啊,再也不用吃喝拉啥都在床上了。那样的日子除了忍耐再忍耐之外,就是哇哇大哭了,也想前世的老爸老妈小弟和朋友,想了很多很多次,可又能怎么样呢?
  她连这是哪都不知道,她第一次睁开眼,看到这屋内的一切,就知道这个家非常的贫穷,穿的是简陋的麻衣,男女都留着长长的头发,古朴的家具,粗简的农具……她没有找到一丝现在文明的存在。
  现在这个家庭有五个成员,她爹,她娘,大姐,二姐,和她。
  她现在依然听不懂他们说的话,发音怪异,音调奇特。在边学爬边试着和她们沟通,都说表情和手势是世界上共同的语言,果然不错,在这种情况下,她和轮流照顾她的两位姐姐也能交流的不亦乐乎。
  时光匆匆而过,今天她已经满四岁了。农家女子早当家,她现在已经是可以满山遍地跑的小丫头了。可以帮家里采野菜看家什么的做些简单的农活了。
  现在,家里的人都到地里干活去了。她守着家门。她就坐在屋前坝子旁的一块平整的石头上,背向房屋,在她的前面,是一望无际连绵重叠的山脉,被广阔的森林覆盖。视线往下,可以看到稀稀拉拉散落着的数户房屋,地势都比她家低。她可以一眼望到。住户周围都有各自开垦的菜地,田园等。而她家房屋的后方就紧挨着一片山林。
  这片山林的外围是经人采伐过的。还修有小路入林。人们伐木拾柴打猎等都要经过此处,纪冰也曾和她大姐一起入林过,不过就是在外围的边缘拾些蘑菇改善生活。再里面就不敢进去了,听说里面常有凶猛的野兽出没。只有那些有些武艺,身体强壮的猎人才会往里面走,偶也有听说进去后再也没有出来的。
  这是一个没有被污染的原生态世界,空气清新还透着丝草木香。她把鞋脱掉,双腿盘起来,开始练着瑜伽。小孩韧带柔软,前世很多完成不了的动作现在都能轻易的做出来。这是纪冰唯一想到的锻炼身体的方式了,也是时常拿来打发时间的方式。毕竟她是最小的,常常都是她在照看房屋。
  她大姐满11岁了,二姐也9岁了。都算是家里的半个劳动力,每天都得跟着父母出去务农。
  在现在她家人的眼中,纪冰并不是最聪明的孩子,却是整个家中最让人头痛的孩子,还有一点说不上来的怪异。
  怎么说呢,纪冰花了三年多的时间才算完全学会了说话,可以说是三个孩子中学得最慢的一个。刚开始的时候接受能力太慢,很多词都要说了很多遍才能学会,后来呢,说是会说了,但那个音调从她口里冒出来听着总是不对劲。她们花了很长时间才将她的发音纠正过来。其实这也怪不得纪冰,谁让她有着前世的记忆呢。音调总潜意识的跟着中文跑了。
  自从她学会说话后,就更头痛了,经常会问连他们也不知晓的问题。比如说:
  “这是地方叫什么啊?”好奇宝宝问道。
  “这叫后山村。”后山指的就是她家房屋后的山林。
  “比后山村大的地方叫什么啊?”好奇宝宝继续。
  “叫青山乡。”
  “那再大的呢?”再继续。
  “……”那他们也不知道了。
  再比如:
  好奇宝宝指着一株从未见过的树问道:“这叫什么树啊?”
  “赤果树。”
  “这赤果树能结果吗?叫赤果吗?长什么样啊?能吃吗?什么时候结果啊?……”
  让你无限头痛中。
  而且趁空闲的时候她还经常摆出奇怪的姿势。所以说她有些怪异就是了。当然了,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那叫瑜伽。
  田埂上,快满六岁的纪冰正在专心的挖着药草,旁边的篮子里已经装了些其它几种药草。她又有了一个弟弟,前两天刚出生。她娘在生弟弟的时候伤着了身子,现在躺在床上都不能动。好不容易请了邻村的一个老大夫看过之后,说是气血亏损太盛,大伤了元气。
  老大夫开了一贴补气血的药方,可她家太穷了,连药钱的一半都凑不上来。
  那老大夫也好心,知道她家情况不好,翻了一本书来,指了几种草的图画给她们看,让她们自己去后山采好药,然后和在一起熬成汁喝下去。
  纪冰先去后山外围采了一些药草,在回来的路上,看到田埂边上也长了一株药草,就停下来采了。
  听那老大夫说,她娘得喝半个月的药汤呢。要多采些才好。
  回到家中,纪冰麻利的生火添柴,开始熬药。娘在月子里,家里少了一个劳动力,爹和两位姐姐更忙了。现在煮饭的事纪冰都包了。
  哦,现在纪冰也不叫做纪冰了,她家姓赤,她叫赤水。大姐叫赤金,二姐叫赤木,小弟叫赤火,如果再有个弟弟或妹妹,她想就得叫赤土了。吃金,吃木,吃水,吃火,吃土,她想到这些名字就想笑,还是她的名字比较正常,至少水能吃啊是不?
  以后她也就叫赤水了,纪冰这个名字也只能留在记忆里了。
  赤水又丢了一块柴到灶孔里,随意想到,家里太穷了,刚刚够温饱,要是稍微有个头痛脑热的,连个药钱都没有,这可怎么办?像娘现在,还好老大夫心善,不然的话只有到邻里借钱了。
  真是穷困啊。怎么样才能改善家里的生活呢?赤水盯着熬药的瓦罐想着。耶?瓦罐?药罐?药草,赤水心里一喜,她可以采药啊,这些普通的药草比较常见,仔细找找的话总会有的,她每天去采药草,她可以多采一些啊,到时候晒干,拿到老大夫那里,不知道老大夫收不收啊?
  管它的,总得试试啊。从那天起,赤水采药草更卖力了,每天除了回来煮饭熬药外,都在外采药草了,除了她娘每天要用的外,剩下的她都仔细洗净晒干,小心收着。
  半个月下来,多采的药草也有大半娄了,赤水背着这大半娄药草,就往邻村的老大夫家走去。
第二章 采药识字
更新时间2010-8-6 19:04:01 字数:2203
 老大夫姓戈,是这附近五个村庄的唯一一个大夫,听说以前是青山乡慈药堂的大夫,老了后回村养老,但有村民有个病痛什么的,戈大夫也会前来医治,而且收的钱也很少,是这一片最有威望最得村民敬重的人。
  赤水背着大背娄,来到戈大夫家门前,朴实的木门虚掩着,她在门上叩了三下,就听到一个温和的女声传来。
  “谁啊?进来吧!”听声音应该是戈大夫的妻子戈大娘了。
  赤水轻推开木门,视线往内一扫,就看到院中间摆了一张圆木桌,周围围着几个木凳子,雕着古朴的花纹。桌上摆着几块碎布,桌边坐着一个年约四十岁左右的妇人。此妇人头挽灵云髻,斜插着一支雕花碧玉簪,再无其它修饰。容颜泛着光泽,一看就是很善于保养的人。身穿一件紫色棉衣,却绣着典雅奇丽的边纹,使整个人看上去庄重而典雅。她手上正拿着一个针灵活的绣着,抬眼就看到赤水,眼里有着淡淡的疑惑。
  赤水连忙说:“戈大娘,我是邻村赤家三女赤水,半月前戈大夫去我家出诊的。”
  戈大娘放下了手中的绣活,想了一下,道:“你家新添了个小子是吧?你娘身子好些了吗?”
  “谢戈大娘惦记,我娘现在好多了,还得多谢戈大夫诊治了。请问戈大夫在吗?”赤水面露感激之色,心里想着,这戈大娘也是个慈善的人。
  “在里面制药呢,你直接从那边进去就是。”戈大娘手指了一个方向。
  赤水谢过戈大娘,顺着她指的方向走去,看样子这是通往后院的路了,两边花园种着几种花草,打理得很是整洁。
  走到尽头,就看到一个童子正在整理着晾晒的药材,旁边不远处,戈大夫正在称药。旁边桌上放着多个药包,看样子应该是配好的。
  戈大夫抬起头,看到赤水进来,赤水忙放下背着的背娄道:“戈大夫,我是邻村赤家三女赤水,多谢半月前戈大夫诊治,我娘好多了,这是我采了多出来的药草,你看能用得上不?”
  戈大夫走过来接过背娄,边嘱咐道:“你娘这些日子可不能受寒,照顾的时候多注意一些。”
  说着就把背娄里的药草拿出来放到桌上,“耶,下面这些你还晒了的?”
  “嗯,那些是前些日子采的,我怕不晒就坏掉了,我都是用清水先洗净了才晒的。”赤水连忙道。
  “嗯,不错,不错。晒得火候还好。不过这两种药草最好不要放在一起,影响药草药性的。”戈大夫指着其中的两种药草说着,然后把药草交给一旁的童子,又转过头来看着赤水。
  “真是个聪慧的小姑娘,这些药草我收了。”戈大夫微微一笑,手抚了抚畜得长长的胡子。
  赤水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就想多认些药草的样子,到时候采了给你送过来。”
  戈大夫想了一下,“也好,你每隔三日后一天的亥时到这里来找青木,他会教你的。”青木就是旁边的那位童子,貌似有十二三岁的样子。
  戈大夫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又转头对青木说:“把一些采药应该注意的地方给小姑娘说说,先从最基础的教起吧。”说着就把赤水交给青木,自己回屋里去了。
第1页结束
第2页开始
  赤水直到回到家,都有点不敢相信,如此容易就成功了。她肚子里准备的一大堆话都没来得及说出口,青木说以后采的药草都按价收购,那以后她也有一份收入了,虽然是微薄的收入。
  青木又教了她几种药草,还顺带说了一下几种药草的药性,针对的症状以及怎么采摘,怎么晾晒,然后让她三日后再过去。
  赤水背着小背娄,带着小锄头,又找了一些他爹削好的竹片,又进山去了。
  那些竹片是赤水特意让他爹做的,在后山的外围虽然没有大的凶猛动物,但小兔子小松鼠什么的偶尔还是能碰到的。赤水就想在采药的时候顺带布几个小陷阱,就是那种挖个深坑下面插着竹片,上面用枯树叶遮蔽,有点守株待兔的那种,然后在旁边留个记号,隔几天去看看,偶尔会有收获的,也就算是改善生活了。
  三日后的那天,赤水半夜就爬起来,熬了一大罐山菇野鸡汤,给家里留下了一半,另一半用一个小汤罐装起来,带着这三天采的药草,往戈大夫家走去。
  人逢喜事精神爽,昨天赤水去查看陷阱的时候,还真的就逮着了一只野山鸡,运气真的不错。再加上赤水前世近十年的煲汤技术,把这罐野鸡汤煲得是鲜美异常。赤水闻着都忍不住流口水。
  这个世界的调料比较少,很多都找不到,也有可能是因为家里太穷了买不起,炒菜的时候赤水可能不能发挥以前的水平。但煲汤可不一样,不需要那么多调料,讲究的是味真鲜美。
  待走到戈大夫家,野鸡汤温温的,刚刚好食用。给戈大夫、戈大娘和青木各盛了一碗,惹得他们连连称赞。还随意说了一些关于汤也可补气调血,就是可以做药膳,有很多功用。
  赤水从中又学到了很多东西,从此,每三天去一次戈大夫家,赤水从来没有间断过,学的东西越来越多,也和戈大夫一家熟了起来。
  更惊喜的是,后来青木再教赤水的时候,也开始慢慢的教她识些常用的字。把赤水激动得几天没睡好觉。
  要知道,这个地方太偏远,识字的人本就不多。赤水四五岁的时候,也曾想到学这个世界的字的,可找不到人教。他们村就只有一位里正大人会识字,可她不可能直接跑去让人家里正大人教她识字啊是不?在实在想不出办法的情况下,当时的赤水也只有放弃了。
  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摆在了赤水面前,赤水哪有不激动的道理。她越发学得认真了,每次从青木那学十个字,包括怎么写,什么含义,以及相关的典故等。青木也是个爱看书的人,相关的知识也知道不少,也没有藏私,认真的教给了赤水。
  赤水在回家的路上会把学到的东西梳理一遍,尽量理解,融会贯通,使之成为自己的东西。回到家后,有空闲的时候,就拿着一根木棍在地上写写画画,尽量写得周正,好看一些。
第三章 灾荒年间
更新时间2010-8-6 19:06:51 字数:2640
 时光过得飞快,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现在赤水已经学会了两千多个字,戈大夫家的一些医书都被赤水翻看过。赤水也认识了众多的药草,学会了一些简单的药方,已经算是半个小大夫了。戈大夫对赤水学习能力之快也是很惊讶的,连说可惜,要是个小子,就收做徒弟了。
  现在家里人有个头痛脑热的小毛病,也由赤水去采药草来治,如果不见好的话,赤水就去请教戈大夫,也算小有经验。不过只限于家里人,村里其他人可是不敢的,他们也不敢让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娃给他们治病啊。
  在乡间田埂上,一个小女娃背着一个小药娄,快速的往邻村跑去,两根麻花小辫在脑后晃着,土里土气得可爱。
  其实赤水也很无奈的,她是打心里的不想这样,但当所有人都这样打扮的时候,她也只有跟随着潮流走。
  赤水冲进戈大夫家门,就看到戈大夫,戈大娘和青木都在,她微笑着跑过去,放下背娄,“戈大夫,看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说着拿出一个小布包,放到圆木桌上。
  戈大夫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小布包,又看了看赤水,问道:“小丫头,是什么啊?这么神秘?”
  青木笑着摇了摇头,一副已经很习惯的样子。
  戈大娘则从旁拿了一个木碗,舀了一碗山泉水,递给赤水。
  赤水谢过戈大娘,咕噜咕噜一下子把水全喝完了,才放下碗。然后不紧不慢地把布包打开,递给戈大夫,让他自己看。
  戈大夫眯眼仔细的看着布里包着的东西,那是一颗云芝,有百来年的样子。他的脸沉了下来,“鬼丫头,你是不是进山内圈了?”
  赤水一脸受惊吓的模样,“这都被你老猜到了?”知道戈大夫担心她深入山里采药出事,连忙又解释道:“就挨着山外围呢,不远,真的。”
  “是不是你娘又病了?”戈大娘爱怜的看着赤水。
  戈大娘的儿女都在青山乡里做事,每年也就回来几次。这两年多来,赤水隔三天就往她家跑一回,早就熟得不能再熟了,戈大娘也把赤水当成了小孙女对待。
  “嗯,这几日酷暑炎夏,我娘身子中了暑,很虚弱,下不了床,我就想去山里碰碰运气。”说着还嘿嘿笑两声,一副运气很好的样子。她娘自从生了弟弟后,身子就虚了下来,常常小病不断,一年有近一半的时间都是躺在床上的。
  “你这孩子,万不可再这样胡来了,有事叫当家的先去看看。”戈大娘也有些不高兴了。
  赤水心里很感动,戈大夫一家是真的把她当亲人看。嘴里连忙说着以后再也不敢了的话,把药草交给青木,换成了银钱,这是给她娘抓药的。又和青木说了一会,借了戈大夫一本医书,才离开戈大夫家。
  走在路上,赤水的小脸已经笑不出来,忧愁的望着两边的稻田。今年的气候异常恶劣。都说春雨贵如油,今年就没有多少雨水,夏天又格外炎热,已经很久没有下雨了。稻田里的泥都已经龟裂,抗不住这连连的晴天。
  家居地势高的地方,打的井都已经干枯,都要到地势低的地方去提水来喝。就连戈大夫家都是每天清晨到一里外去提山泉水。
  赤水家的井早在二十天之前就枯了。这样下去粮食要大量减产,明年可怎么过活啊?越想越是忧心忡忡。
  回到家,赤水把从戈大夫那抓的药和剩余的银钱交给大姐,歇了一会,就看到邻近的袁家九岁的小丫头往她这走来。
  走近了,赤水就看到袁丫两眼红肿肿的,像金鱼的两个大眼泡。忙问道:“怎么了?被谁欺负了?”
  因为住得近,她们两家还是常有往来的,她俩年龄又比较相近,她跟袁丫也比较熟悉。
  “我来跟你拜别的,我过几天就要走了。”袁丫揉了揉眼睛,说着。
  赤水很惊诧,“走?去哪啊?”边说边拉着袁丫坐下。
  小丫头听到赤水一问,眼眶里的泪一下子又冒了出来,怎么也止不住。赤水边帮她擦边听她抽抽咽咽的说,好久才理清楚大概。
  原来今年大旱,袁丫的爹娘眼看着粮食要减产,明年肯定是不够吃。袁大袁二又都还没娶媳妇,就算着趁早把袁丫卖到城里当丫环,还能卖个好的价钱。要是等到大家都饿肚子开始卖儿卖女的时候,可就不值钱了。反正早晚也要卖的,总比全家一起饿肚子的强。她爹娘已经联系了刚好回家探亲的苏牙子,七天后来领人。
  赤水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可又不能陪着袁丫一起哭,好不容易把袁丫劝住了,安慰了一番,送回她家去了。
  回来转过头一想,她家也比袁丫家好不到哪去。她娘身子一直不见好,如果粮食再大幅度减产,肯定是会出现经济危机的。
  大姐十五岁了,下半年就嫁人了,二姐也已经订了亲。小弟又才两岁多,就只有她高不成低不就,又是个丫头,要卖的话她爹娘肯定是卖她的,想着想着,赤水心里立马涌出强烈的危机感。
  吃晚饭的时候,赤水仔细的观察着她的爹娘,貌似她们还没有往这方面想。可不想不等于就不存在啊,她心里很是难过,又有些伤感,她已经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了,要离开他们,她也会舍不得的。
  可有些事强求不来,都不过是为了生存而已。她爹娘肯定心里也不会愿意把她卖掉,亲亲的骨肉啊,又养了八年,怎么会舍得的。
  可赤水不能这样想,既然是这个家的一份子,总要帮着解决家里的困难。袁丫她爹娘有一点说得很对,早晚都要卖掉,为什么不趁早卖个好价钱?
  赤水在心里整整挣扎了三天,终于还是决定挑起这担子,出去看看也没什么不好。她是个成年人,又不是真正的八岁的小姑娘,也不会那么害怕外面的未知的世界。
  当天晚上,她就把袁丫的事跟她爹娘说了,包括袁丫她爹娘的想法,她爹娘还一脸的莫名,赤水又说了她自己的想法,阐明自己想跟着袁丫到外面去看看。
  赤水她娘一下子就哭了,直说是她的身子拖累了这个家。她爹则在一旁脸色黯然。他们都是一辈子种地的老实人,没见过什么世面,也不可能想到这么远,现在由赤水提出来,让他们心里是说不出来的愧疚。
  他们都知道赤水是个孝顺的孩子,小小的个子就跑到山里采药补贴家用了,现在又听她说是自己想到外面去看看,那能不知道赤水是为他们着想才这么说的,心里更是百般不是滋味。
  可赤水主意已定,一心要跟着袁丫走。赤水她爹去了一趟袁丫家,打听了苏牙子的情况,听说就是送到青山乡大户里去当丫环,就同意了。跟袁丫她爹娘打了一声招呼,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屋里闷了一宿。
  赤金赤木听说赤水要走,急得直哭,很是舍不得,赤木更是嚷着要卖卖她的话。赤水连忙把她劝住了,丫头年龄大了不好卖的,值不了几个钱。最好卖的就是八至十岁的小丫头,已经懂事了,又好调教,价钱也会高些。
  第二天,赤水又去了一次戈大夫家,还了医书,作最后的告别。戈大夫,戈大娘,青木听了后都是很无奈,只好将外面人心险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以及各种为人处事的道理仔仔细细的叮嘱了一番,才把赤水放走。
  接下来的几天里,赤水哪儿都没有去,只在家尽量的陪着亲人。但那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第四章 卖身为婢
 那一天,赤水她娘早早的起来给她烙了一大包面饼,用油纸包起来,再和着两件换洗的衣服,用方布捆好,递给她,让她斜背着。
  又从怀里摸出一个黄|色的护身符,“这是娘去求的护身符,很灵的,一定要随身带上。”边说边小心的用一个香囊袋子装好,挂在赤水脖子上,再把它塞进衣领里。
  说完话,赤水她娘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了。
  赤水心里也很舍不得,但她把背挺得直直的,俨然是个小大人。她知道这个时候一定要坚强,她要是忍不住了,她娘会更难受的。
  赤水转身对站在一旁的也都红了眼睛的赤金赤木交代道:“大姐,二姐,娘就托你们多照顾了。”
  为免更伤心,赤水拉着她爹快步的走出家门,往袁丫她们家走去。
  到袁丫家没等多久,就见到一个中年妇人走了进来,袁大叔袁大婶连忙迎了过去,看来这应该就是他们说的苏大婶了。
  赤水在旁仔细打量着,只见她穿着一袭深蓝色的开襟棉衣,下套一百褶衬裙,稳步走来,头上斜插着的金步摇随着步伐而晃动,闪闪发光,另有数朵小珠花散落在发上,脸上带着和善的笑意。
  苏牙子先和袁大叔袁水婶闲谈了几句,才将目光移向赤水他爹。袁大叔忙把赤水家情况一说,又把赤水拉到苏牙子面前。
  苏牙子打量了赤水一番,又仔细问了赤水年龄,及平时常做什么活等,赤水都一一做答,表现得乖巧而老实。苏牙子点点头,然后又就同样的问题问了袁丫。
  苏牙子很满意,以每人二十两纹银买下了赤水和袁丫,并当场立下了契约。
  然后,赤水和袁丫,跟着苏牙子,走出了后山村,踏上了未知的旅程。
  第二天晚上,苏牙子带着赤水和袁丫终于赶到了青山乡乡里,带进一所宅子里,给她们安排了住宿,就离开了。
第2页结束
第3页开始
  赤水和袁丫推开门往里一看,原来是大通铺,已经有十多个女孩在里面了,穿着打扮和赤水她们差不多,看样子都是同病相怜的贫寒农家女。
  赤水和袁丫找了两个相邻的铺位安顿好,草草洗漱好倒头就睡了。连着走了两天的路,象赤水这样健康的人的都撑不住了。
  两人沉沉睡了一觉,清晨醒来,元气已恢复大半,洗漱食过早饭后,十几个小姑娘齐齐来到前院集合。
  苏牙子清点了一下人数,确认无误,放下清点的册子。微笑着看着众位小姑娘,说道:“姑娘们,给你们道喜了。昨晚上刚得的消息,江南郡郡守秦大人家招收下人,如是能入秦大人家做事,那可是天大的福气。你们赶紧的收拾好到后门集合,我们今天就赶往江南郡。”
  众位小丫头听了,反响各一,一时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赤水和袁丫对望了一眼,露出些许无奈和忐忑,各去收拾好行囊,往后门走去。本来听说是在青山乡里做丫环的,不知道怎么的这下却要去江南郡,江南郡在哪她们都不知道呢,这可是离家越发的远了。
  出了后门,就看到一辆大马车停在外面,有些破旧,已经有几个小姑娘坐在上面了。赤水拉着袁丫上了马车。到最里面角落处坐下,那里有一道细逢未被木板封死,露出一丝景色和些许外面新鲜的空气。
  后面小姑娘们陆陆续续的上来,挤在一起,苏牙子和一个车夫坐在马车前,另有一健壮的青年男子骑着一匹棕色的骏马跑在后面,护卫着马车。
  马车开始向前行驶,苏牙子等众人安静下来后,开始给她们讲一些大户人家的规矩,教她们面见主人时的礼仪,必须低头,双手怎么摆放,必须自称为奴婢等细节,众小姑娘都仔细听着。
  五日后,她们一行人终于到达了江南郡,苏牙子找了一家普通的客栈,让赤水等人简单梳妆了一下就赶到了郡守秦大人家后门,门人接引她们进去在一院落处等待。
  赤水悄悄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除了她们一行人以外,前面还有数十位小姑娘,看来也是来应征的,这秦大人家真是有钱啊!赤水不由的感叹道。
  不多时,一位打扮艳丽富贵的夫人在众奴仆的簇拥下从楼阁拐角处走来,一名家丁端来一张雕花木椅,往正中一放,一位中年妇人接引着那夫人坐下。众奴仆都自觉得站在夫人后方。
  那中年妇人请示了夫人后,上前一步,目光扫视了众人一遍,目光凌厉,众姑娘不自觉都低下了头。
  “夫人仁慈,前阵子许多姑娘都许了人放了出去,现在招收新人,这可是你们天大的福气,咱郡守大人家可是这江南郡一等的大户,姑娘的银钱都是第一等多的。”中年妇人说着,交给另三个管事一人一册本子,又道:“现在听我的安排,有识字的到这位管事处登记。”说着指着三个管事中的一个。
  那管事往一旁走去,众姑娘中有八九人随之而去。赤水犹豫了一下,能识字的,以后肯定都是在书房和主人身边近身侍候的,主人面前是非多啊,哪得片刻自在。她定了定,没有跟上去。
  又见中年妇人指着一管事道:“会做绣活的跟着这位管事去。”又有十多人跟了过去,赤水就没办法了,绣活她是不会的。
  “最后,有会厨艺的就跟着这位管事去。”赤水拉着袁丫,往这位管事处走去。开玩笑,都最后了,再不动可就洗白了。袁丫在家厨房的活也没少做的。
  和她们一起动的也有十几个小姑娘。最后只稀稀拉剩下十多个姑娘了。
  那管事挨个问了赤水她们一些问题,一一做了登记。然后让她们列好队候着。
  赤水看到会绣活的那管事处也是只问问题,倒是识字好边考了她们一些字,让她们写下来。
  过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众管事都已经整理好,先是识字组管事带着人先到夫人面前站定,将那册本子交给交人,共有六人,有三人未通过考核。那夫人一一扫过去,在册子上画了几下,又交回管事那里。
  会绣活那一组也同样如此。
  轮到赤水她们这一组的时候,袁丫有些紧张,赤水给她打气,让她象苏牙子说的好样做就行了。
  赤水也是,按着苏牙子的吩咐,头低着,跟着众人,缓步走到夫人面前,也不知道夫人怎么画的,一会儿,又听管事的命令跟着她下去了。
  接着三位管事开始轮流点名,很幸运,赤水和袁丫都在其中,被选入府。
  赤水她们一行人中大半都入选了,苏牙子很是高兴,给她们道了喜,又急忙跟着管事去立契领银钱去了。
第五章 烧火丫环
更新时间2010-8-7 19:00:29 字数:2381
 这次被选进府的共有二十七位小姑娘,她们被管事统一带到一处教导了半个月,府里的家规更是要求众人必须背得。期间,赤水她们也和众人熟悉起来了。
  随后,陆陆续续有不少管事的来领人离开,赤水和袁丫也随着当初给她们作登记的那位管事去了厨房。她们都松了一口气,还好是分在了一起,彼此之间也可以多照应。
  这是一个赤水见过的最大的厨房,百多平米,灶,按台,各种放餐具的柜架,放食料的柜台,样样齐全,而且看上去干净整洁,一点都不象是厨房那种最容易藏污纳垢的地方。众多人不停的来回忙碌,看上去貌似杂乱,实则有序。袁丫更是看得目瞪口呆。
  管事自我介绍说是姓罗,重复确认了赤水和袁丫的名字无误后,将赤水分配去烧火,将袁丫分配去洗菜,她们就此分开。
  赤水刚听到说让她去烧火的时候,她一下子就想到了杨家将里的那个烧火丫环,多N叉啊。可当她真的坐在灶台面前时,情况就不怎么美好了。
  这天本就酷热难耐,刚一坐到灶台前,一股热气袭来,赤水身上的汗水就止不住地往外淌。这还不是最难受的,灶台上的厨娘则不住的要求,一会要大火,一会要小火,把以前经常在灶前活动的赤水给折腾的够呛。
  好不容易忙碌的高潮过去,赤水终于能松一口气,打量了一下周围。万恶的旧社会啊!光是她这样的烧火丫环就有十多个,坐在一排,一眼望过去,要多整齐就有多整齐。
  “喂,你是新来的?”赤水正往右边看呢,她左面传来一个声音。
  赤水转过头一看,是一个大丫头,正微笑的看着她。看上去大概十多岁的样子。穿着和赤水一样的由府里统一发放的棉衣,不过赤水新来的是灰色,那小丫头的则是蓝色。
  培训的时候管事的教导过,做满三年换蓝衣,工钱也会提一级。若是能升为二等丫头,则换黄衣,工钱则翻一倍。一等丫头则是着白衣,至于工钱的多少管事没同她们说,说她们要是有那个福气的自然就知道了。看得出,这府里福利待遇还是不错的。
  赤水也回了她一笑:“姐姐,我叫赤水,姐姐做满三年了?”
  “我叫齐真,你叫我真姐就行。”说着还对赤水眨了眨眼。
  赤水有些莫名,就被齐真一把拉起来,往外走,“走,我们先去吃饭。”
  赤水有些急了,她灶里还有火呢。就听齐真的声音道:“圆儿,帮赤水丫头照看一下。”
  就听在赤水右边的那个丫头哎地答应了一声。看来她就是圆儿了。
  “没事的,待会回来你再帮她照看一会儿就成了,我们都是轮流吃饭的,你是新来的,今天就先照顾你了。”齐真又接着说。
  赤水哦了一声,顺从的跟着齐真穿过荷花池,往一处房屋走去。看样子齐真也是烧火丫头里的大姐大了。
  跟着齐真领了饭食,她们来到偏角处一张桌子坐下,立马开动了。
  齐真说她们轮流吃饭的时间是一刻钟,超过了时间回去的话别人会有意见的。赤水听了认真的记下,心下暗自道,以后一定多注意,虽不说一来就能和众人打成一片,但至少也不要犯了众怒的好。
  期间无话,她们匆匆吃了饭,又赶了回去换别人,赤水也帮着圆儿照看火。如此这番,终于厨房安静下来了。所以的灶台也都熄了火。
  赤水松了一口气,想着,还好这里的人一天共进二餐,也就说这样每天忙两回。她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往刚才回来时齐真指的地方走去,那是领柴禾的地方。她也摸清楚了烧火丫环一天的工作流程:领柴禾,烧火,领柴禾,烧火。
  等将领好的柴禾放到她在的灶台后面,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她也回到了她们现在住的地方,也是大通铺,不过是四人一间屋,跟以前的大学宿舍有点像。
  袁丫已经早回来了,赤水这时才关注袁丫的工作怎么样。听袁丫说都是洗些蔬菜,她在家就常做的,不是很累。赤水也就放心下来。
  这样的一天就过去了,以后则开始重复这样的一天又一天。
  时间一晃过去月余,赤水也完全适应了秦府的生活,也和众烧火丫环熟悉起来。
  虽然工作有些单调,但她们众多人排在一起,也会聊天说些有的没的事。厨房本就是人口流动最频繁的地方,什么小道消息的一下就传开来了,层出不穷,什么某位管事的又纳小妾了,张大娘又和李大娘吵架啦,那位贵人身边的丫头打扮得妖饶象个狐狸精啦……
  这也给赤水她们的生活增添了许多的乐趣。
  当然,她们最关注的还是秦府里贵人的八卦了。每每有消息传来,总是能令她们激动许久。真是没有八卦不能活啊,赤水不由边叹气边想。
  渐渐的,听多了,赤水也就知道了府里的大概情况。
  秦府最上头是位老夫人,已有八十高寿。不知道怎么的,府里一有位老太太,赤水总是第一时间想到红楼梦,不过这秦府并没有分什么东府西府。秦大人的兄弟都已经另在外开府,但也不能说秦府就不复杂了。
  秦大人有正妻一人姓张,妾十六人,通房未知,府外还有没有未知。
  下面大少爷秦渊十八岁,正妻所出,有一妻二妾,通房俩。尚未有子女。
  二少爷秦环十五岁,秦大人一位闵姓妾所生,尚未娶妻,通房未知,听说府里很多姑娘都和这位二少爷有一腿。那闵姓妾也是秦大人众妾中最出众的,也是最受宠的。
  三少爷秦钰和四小姐秦襄十二岁,是龙凤胎,听说长得并不相像,正妻所出。
  五小姐六小姐七小姐都是庶出,众人关注不多,其生母是谁未知。
  八少爷秦康六岁,正妻所出,是秦家老太太手个的宝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的主。
  真是一个庞大的家庭啊!赤水忍不住想。
  而众人最关注的事情就是关于家业的继承人了。听说大少爷秦渊生性木呐寡言,不得秦大人欢喜。
  二少爷秦环是秦大人最喜爱的妾闵氏所生,继承了闵氏的好容貌,听说生得丰俊秀雅,风liu多才,惹得姑娘芳心暗许无数。他也是最得秦大人器重,手里掌管着府里的大部分商铺,而大少爷才掌管着余下的一小部分。
  嫡庶之争,府里的下人都有着自己的小九九,暗里也是排好了队的。
  这就是一赌局,秦府主人奴仆都参与其中,牵一发而动全身。
  当然赤水并不认为这里有她的什么事,毕竟了,一个烧火丫环,也起不
  • 您的大名:
  • 10085705535100
  • 评论内容:*
    (字数要求:
    10<内容<500)
  • 验证码:
  •  
 我们一直致力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和谐、文明、免注册的便捷互动平台,但并不代表【华人书香网】赞同网友的立场和观点!
猜您还喜欢的小说电子书
s
Copyright © 2013-2017 《华人书香网》版权所有,无线广告商务合作请联系Email:hrsxw@hotmail.com
作为服务全球华人的免费阅读网络平台,本站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小说免费阅读TXT电子书下载服务!
本站拒绝非法不良作品,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hrsxw@hotmail.com